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长安布衣


□ 刘晓闽

至今没有到过长安(西安),很想去看看这个闻名世界的古都,但机会尚未来临。于是,便对这块遥远的黄土地常常满怀憧憬和想像……就在一种“怀念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的情怀中,我非常偶然地认识了武老师,一个“长安布衣”。
“长安布衣”是武老师的自称,不过我很喜欢这个称呼。布衣就是平民,不管武老师是谁,他将自己定位为布衣着实让我感到了一种亲切和轻松,我喜欢这种布衣之交。
认识武老师的时候,他正在北京“打工”(武老师的原话)。有一天,我接了一个读者打来的电话,向我们反映我们某期杂志上的一个差错(后来搞清楚是一个误会),我们在电话里交谈了一会儿,我知道了该读者是北京某刊的副主编,他那本刊物的名头很大,刊名是以“中国”两个字开头的,给人一种很权威、很有来头的感觉。我以前真不知道这本杂志,自然也不可能看过。过了些日子,我收到了两本杂志,果然很有来头,封面就是国家领导人的头像。给我寄杂志的就是这位打电话的读者,他就是武老师。为了表示感谢,我回赠了两本我的杂志。我和武老师就此开始了愉快的交往。后来,我收到了武老师的回信,信写了整整两大张,谈了他阅读我们选载的作品后的感受,并在信中真诚地感激我和我的同事们所做的这种浩瀚的选编工作。
武老师就这样以一个热情的、忠实的读者身份走进了我的工作和生活。生活中的偶然和不经意有时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许正是一系列偶然的事件和人物才构筑了我们丰富多彩的人生,让人欢喜让人忧。
我和武老师相识之后,他每每按时给我寄杂志,并以一个长者加朋友的姿态时常写信来关心和鼓励我。读着那些信,让我感觉武老师是一个特别真诚而又细腻之人。我没想到武老师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把柄”———我的字,他说:“像你这样是可以把字写得更好的,但还需要下下功夫……你的签名也不好,不如给我写的信封好……”这几句话正点中了我的要害,我一向羡慕人家的一手好字,面对那些赏心悦目的好字,我就会滋生出一种无奈:怎么小时候就没人逼我练书法呢?以至现在连自己的名字也写得不顺眼。武老师真是一针见血啊。我因此知道了武老师对书画的擅长和研究,尤其针对签名,他编著的《怎样签好你的名》就是一本教你签名的实用手册。武老师把他的书郑重地送给我,并为我设计了签名,在信里一笔一画地讲解签名的写法。还嘱我不必拘泥于他的设计,他只是“抛砖”,关键要引出我自己的“玉”来。如此认真,如此真诚,真是一个谦逊的长者风范啊!
其实,没多久,武老师就来信告诉我,他要离开北京,回西安的家了。我这才知道武老师家在西安,他原来是在西安的一个大学里教写作课的老师,退休后被聘请到北京去工作,而如今他放弃北京的事业完全是为了要照顾家中有病的“老伴儿”和“嫁不出去的独生大闺女”(武老师语)。武老师在信末告诉了我他西安家里的电话号码和手机号码,并说这封信不用再回。向来不善主动与人交往的我便心安理得地等待武老师回到西安后再与我联系。记不清是过了两三个月还是三四个月,一直没有武老师的消息,我还是没有贸然地打他留给我的电话,心想武老师也许还没有安顿好,还是不要随便去打搅的好。某一日终于又收到了武老师的来信,武老师在信里说:“前几天去买《选刊》,看到你的芳名依然在刊物上,就想再写信给你。虽然按惯例是你该打电话来或写信来问我回到西安没有?……这次回来真的是解甲归田,想认真做回‘长安布衣’……我很在意和你的缘分,不愿轻易失去和你的交往,所以写这封信。”
读着这封信,我的心里充满了内疚,也有一丝莫名的伤感,但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儿激动和高兴。我为自己的不礼貌、不懂事而内疚:为武老师不得不“解甲归田”的无奈感到忧伤;同时也为武老师看重友谊的真挚之情而倍感高兴。想一想,再想一想,在这个五光十色的物质时代,在这个追逐权力和金钱的社会里,人情早已淡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和行为被各自的利益所驱使,仿佛都卷入了一个相互利用和相互交换的怪圈,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权权交易、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欺诈陷害、六亲不认、反目成仇乃至丧尽天良……现实中这种种丑恶的东西我们见得还少吗?正是因为缺少诚信、真情难觅,我们才要那么大张旗鼓地呼唤真情和呐喊诚信,而这些原本就应该是我们为人的基本品质和素养啊!
“我一个‘长安布衣’,无权无势,无钱无能,居然还有朋友?令我相信这世上除了‘实惠’之外,还真有人在意那种叫做精神的东西。”是啊,是啊,我也仅仅是一个靠工资自食其力的人,同样无权无势,同样无钱无能,居然也有朋友?真的,真的,我还是相信那些老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人生贵相知,何必金与钱”。“长安布衣”,还有什么比这样的人更平凡更普通更朴素更真实?我要感谢武老师,感谢他赐予我的这份最平凡最普通最朴素最真诚的友谊。
回到西安后的武老师一直处在两难之中,他告诉我他的兴趣和爱好非常广泛,而他这一生却用了近20年的时间干了一些不该干的或者是原本就干不好的事。而如今他的首选是做好老妻的伴儿,其次则不甘心地想努力做一两件自以为“能干的也可能干得好的事”。这期间,武老师有几次又被朋友请出山,去帮朋友们做事。但这些都是极短期的行为,因为他已经明确了自己的首要任务是做好“伴儿”,所以武老师很难,很矛盾,很无奈。他甚至感叹———一个人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真是大悲哀啊!是的,很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没有人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我深深地理解武老师,也许他只是一个“长安布衣”,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始终在坚守,坚守他的责任,坚守他的理想,坚守他内心的目标。这种坚守使他变得宽容,也使他依然充满活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