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家做布鞋


在我的最后一双布鞋穿烂之后,一个时代就结束了。
  我的最后一双布鞋是我的姨姐玉秀姐做的。千层底,灯草呢鞋面,鱼眼扣,装饰鞋带,鞋口松紧带,一样都不少,方头圆尾,左右分明,标准的本地单布鞋样。除了鞋底和鱼眼扣是白的外,其余一片墨黑。按照我们这儿的规矩,讨老婆行放大炮礼(结婚前的最后一道,也是最重要的一道礼仪)的时候,新郎家派人浩浩荡荡地挑着大担小担前去女方家去行茶过礼,女方家,则要以布鞋回赠(鞋内塞上红纸条,以示喜庆)。新郎家的男女老少,上至八十岁的老公公,下至怀抱中的小婴孩,每人一双;新郎倌则有两双,一单一棉,或两双单鞋。鞋子的好坏,样式的美丑,代表女方家的脸面和姑娘的手艺,因此,尽管有些姑娘本身并不会做鞋,或做鞋的手艺不怎么拿得出手,女方家也要请房族中巧手的姑娘姐妹,或大娘大婶,帮着做出漂亮的鞋子,以度过这道礼仪难关。往往在一年前,或者几个月前,就为这个喜期做准备了。要知道,做成一双完整的布鞋,可不是一针一线的事,要经过剪鞋样、粘鞋底、纳鞋底、做鞋面、上鞋面、钉鱼眼扣、安松紧带、穿鞋带等好几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照例要费许多手脚。所以,要做成一双完整的布鞋,即使是手脚麻利的巧妇,放下家里的一切活路不做,专事做鞋,没有个把星期的时间,她也休想完成。更何况,一下子要完成那么多双鞋呢,谁还会不感觉到水临脚边、火烧眉毛般的紧迫呢?碰到日子实在紧了,担心赶不出来,还得麻烦隔壁大嫂姐妹、婶娘伯妈,会聚一堂,管茶管饭,挑灯夜战,集中“攻坚”,才能按期完成,玉成好事。否则,一旦失礼,丢失了脸面,姑娘嫁过去,将会在夫家一辈子抬不起头来,连带父母家人都会受到轻视。因此,没有哪位待嫁的姑娘,会不重视这回赠夫家的布鞋的。我的妻子,虽是学生出身,又在国家单位工作,在家里还没来得及学会拈针动线,但是,在我1994年底去她家放大炮的时候,岳母一家,还是按照当地的古老礼数,准备了足够的布鞋来回赠的。作为妻子唯一的亲姐姐,又是一位泼辣能干的巧妇的玉秀姐,当然义不容辞,代她的妹妹忙碌了好几个月,做了这许多双体面漂亮的布鞋。其中做给我的,是两双同一样式的灯草呢单布鞋,取“好事成双”之意。这鞋子做得好,鞋底厚实,针脚绵密,耐穿耐磨。样式也做得秀气合脚,中规中矩。鞋面有鱼眼扣,穿有鞋带,装饰恰到好处。鞋口镶有松紧带,穿脱方便。穿在脚上,硬棒结实,舒适体面,为他们家赢得了不少的分,脸上涂上了不少的粉。这两双布鞋,一双被我留在家里,洗脚上床前穿。一双被我带到了离家三十里远的学校,伴随我登上讲台,带着学生去攀登书山,遨游学海;也伴随我,漫步校园,穿行小径,独自行走在人生求索的道路上。校园里,留下了它无数个坚实清晰的脚印。一直到鞋底磨穿,鞋尖绽裂之后,才被我恋恋不舍地留在了我调离的那所故乡中学的校园里,没有跟随我走到离家百多里远的新学校去。
  前不久,我看见我的一个同事,穿着他妻子亲手做的一双灯草呢黑布鞋,令我眼热生羡,不由地想起乡村,想起山坡,想起河流,想起青石板,想起牛羊,想起木楼,想起火塘,想起穿着布鞋围坐在火塘边的许多乡里人……一种浓浓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迅速弥漫了我,把我的心境带离这个充满喧嚣和浮躁的物质世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