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上“跑跑”男友,青春事业两蹉跎



  讲述人:艾翠 性别:女
  年龄:26岁 职业:辞职在家
  
  工作受阻,他丢下我就跑
  
  晚上,扬辉继续收拾行李,我仍在作最后的努力,劝他留下来:“现在是销售淡季,大家都有压力。只要咱们努力,没有过不去的坎。你何必非要回老家呢?”他不耐烦了:“我说了要走,肯定要走。”接着去浴室拿东西,我追过去,他猛地把玻璃门一拉,打算把我关在外面,我伸手过去阻挡,手重重地打在玻璃上,嘭地一声,玻璃碎了一地……
  我一看闯祸了,赶紧走开。他追出来,本想讨伐我,看见地上很多血迹,就问道:“怎么了?”我这才感觉到右手火辣辣地疼,被碎玻璃划破的口子正汩汩往外冒血,我一把把手臂捏住,他说:“去医院看看吧。”我赌气道:“看什么看?死了才好呢!”话虽如此说,我还是拿纸巾擦了擦,拍了点冷水,希望止住血。手上的血终于流得少了些,地上的血还是很吓人。他说:“你等一下,我去把裤子上的血洗一下,再送你去医院。”我都没力气生气了,这个时候了,他不管我的死活,倒先关心自己裤子染上了血。
  我们住的是公司租的房子,内部条件虽然很好,位置却有点偏僻,又是晚上,我一个人不敢乱跑,只好指望他送我去看医生。我怕同屋的同事回来看见那么多血不好,拿过拖把,打算拖一下,可血还是不停地流下来,更无法拖干净了……
  这时,一个女同事回来了,一见大惊,忙喊扬辉送我去看医生,他坚决不去。女同事只好推车送我去了。她只找到一个小诊所,医生一看就说,“划得好深,我们设备不足,你赶紧去大医院,检查一下里面有玻璃渣没有。”
  我只好又回来,叫上扬辉。他不情愿地换了衣服,带我出门,去了一家大点的医院。我付了钱,处理伤口,缝了好几针,打了破伤风的针……这一折腾,弄完了,天快亮了。送我回屋,他叫我好好养伤,说他先回家安排一下,也跟父母商量一下结婚的事情。而后拿上行李去了车站,回了乡下老家。起初我给他发短信,他偶尔回一下。但几天后,他突然发来短信: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合,在一起不合适。
  我看了几遍也没回过神来,才几天,他怎么变化这么大啊?一会说结婚一会说分手。我打电话追问,“你走的时候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突然说分手呢?”他说:“我不那样说,我还走得了么?你会让我走么?”此后,他的手机就关机,发短信也不回。打电话去他家,他父母坚持说他去广州了。
  当时,我还在上海。他已回到麻城的乡下老家。
  
  远赴他家,他避而不见
  
  我一打听,此前他打包好的衣服等物,根本不是说的那样寄存在一个朋友那里,而是从邮局寄回了家。看来,他的离开是早就计划好了。
  我不相信他会突然去广州,决意去弄个明白。先前,我们在一个部门工作,人人都晓得我们是一对,而且都谈婚论嫁了,他这一走,我待下去也没啥意思,就打算先回武汉老家,看看父母,然后去找他。当然,我没敢让父母知道详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