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邻居二娘娘


□ 张新丽

  记忆中的二娘娘是一个身材高大、五官端正、嗓门嘹亮的女人。她家住在我家老屋的斜后面,六岁时的我,从我家大门开始数数,到她家的大门,不紧不慢走三十六步。
  二娘娘是我们村生娃娃最多的女人。她身体非常强壮,从十八岁开始生产,不慌不忙,居然在四十六岁才结束生娃娃的历史,单单为这辉煌的历史,就让我在生了我的儿子后更加佩服她。小时候我问过二娘娘,总共生了多少娃娃,她就笑得风刮山一样响,还有点难为情地说:“哎呀呀,谁能记住,大概是十几个。”实际是二娘娘统共生了十一个娃。其中一个没有落地就夭折了,一个没有吃奶就送人了,自己养育了五男四女共九个娃娃。
  二娘娘生娃娃从来不坐月子,她似乎嫁给二爷爷时就没有公婆,二爷爷是个标准的大男子主义,根本就不干家务活,所以,她坐月子也是要做饭,做针线活,管理以前生下的娃娃。遇到农忙的时候还要下地干比较轻的农活。
  二娘娘是全村子里奶水最旺的女人,我比她家的三楞小一岁,比四妞大一岁,常常和他们在一起玩,奶奶说我还吃过二娘娘的奶水。和我同时蹭奶水吃的还有二娘娘家大妞的大儿子金贵,他和我同岁,因为住的不远,大妞回娘家回得勤,来了就把儿子金贵留给她姥姥。自己帮着父母下地干活去了。据我奶奶说,我们三个刚会走路的孩子就像小狗一样跟在二娘娘后面,一有空子,就赶紧去抓那两个硕大的奶子吃,为此,我被三楞揍哭了好多次。
  二娘娘喜欢玩麻将,但是她的兜里好像永远也没有钱,也基本没有一次能清净地玩上一天。她身边成天围着几个流着鼻涕的娃娃。仰着头扯着她的衣服叫唤着:娘,我饿了。二娘娘一边骂他们一边找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干锅巴、剩馍馍之类的食物,那几个饿狼一样的娃娃就争抢着去吃,吃完后能暂时安静一会儿,各自玩去了。可是不到一袋烟的工夫,又有几个大一点的娃回来翻箱倒柜地找东西吃,惹得二娘娘骂道:饿死鬼投胎呀,肚里住进饿狼了。因此,不管输赢,她就赶紧推倒麻将,下地收拾做饭。
  二娘娘家的锅大得吓人,每次都蒸好几笼馒头,蒸的时候,锅边就有好几双圆溜溜眼睛紧盯着锅,闻着飘出来的袅袅麦香流着口水。二娘娘在锅里蒸一笼,就马上准备下一笼,大一点的娃娃就轮流地拉着风箱,等她准备好了,头一锅馒头刚刚熟,揭开锅,白生生的馒头胖胖的,咧开了嘴,像笑似的,看着也香。二娘娘不怕烫,用手一个一个地去拿,马上就有几只脏乎乎的小手去抢,她爱怜地骂着:“看烫坏你们的狗爪子,拿碗去。”于是就响起了丁零当啷的声音。有时候我在跟前,二娘娘就特意挑一个开了花的馒头给我,说:“人家二丫爱好,就吃一个好看馍馍。”我就越发喜欢二娘娘了。
  二爷爷的脾气不好,经常和二娘娘干仗,因为他的个子不及二娘娘高,身体也不算结实,说实在的,好像二爷爷不怎么能占上便宜,至多也是个平手。我亲眼见他们打了几次架,大致原因基本一样。二娘娘虽然勤劳,但是比较邋遢,这与娃娃多有一定关系。二爷爷地里农活干得还行,就是不爱做家务,不爱管娃娃,还比较爱干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