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常年代的非常爱情(长篇选粹)


□ 季 仲

编者按:这是作者继《沿江吉普赛人》《寒宫暖流》之后又一部长篇小说,即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本刊选载第11-14章,以飨读者。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的非常年代。一对年轻人的生死之恋,历尽坎坷,凄婉惨烈。故事的主线是公社主任刘福田拆散相亲旧爱的吴希声与王秀秀,并诱迫秀秀与其成亲。而后又对这对情人进行残酷的迫害。副线是为吴希声救养过的金丝猴放归山林后,重返枫树坪,目睹并亲历一系列人间悲剧。这个爱情故事人猴共舞,人魔同歌,在现实与荒诞相交织的艺术世界中,演绎着人与兽、善与恶、美与丑的;冲突,塑造了好些形象生动的人物。有相同经历的读者,必将产生心灵的共鸣;无比经历的读者,亦将引发心灵的震撼。但愿历史永远不会重演那个渐渐远去的非常年代。

第十一章 藤树相缠

秀秀一觉醒来,一片暖融融的晨光已经铺展在窗台上。好长日子了,她没有像昨夜那样睡过踏实的好觉。看看睡在身边的小崽子槠槠,小脸蛋被暖被窝烘得红扑扑的,像个熟透了的红苹果。秀秀笑了一下,心头涌起莫名其妙的喜悦。这是怎么啦?这样的好心情秀秀自己都感到陌生和惊异。哦,她终于想起来,刘福田不在枫树坪了,他走了。因为下来蹲点,枫树坪增了产,他政绩突出,便提拔了,高升了。昨天下午,县里派来一辆北京吉普。刘福田带着一副趾高气扬的笑容跨了上去,随后探出头来向婆娘子、小崽子和丈人老挥手告别:“回吧,回吧,我到县里去上班了!家里有事,就去大队部给我挂电话。”嘿,这家伙一走,秀秀少了许多压抑和烦恼,全身心都轻松了。
刘福田一走,风和日丽的春天接踵而至。枫溪里春水涨满了,水田里秧苗转绿了,旱地里红花草绽苞了,枫树枝头的叶芽儿冒尖了,连林子里鸟儿的歌声也格外的热烈欢快。枫树坪的男女老少全都松了一口气,该笑的笑,该乐的乐,全无顾忌。真是奇怪了,一个人的存在,竟会搞得全村鸡犬不宁;一个人的离去,村里又恢复日常的风平浪静。
秀秀的心情很快好起来,常常抱着小崽子走家串户,满村街转悠。那是一种显摆,一种展览,刚做过月子脸色还有些苍白的秀秀,喜欢在人们的夸耀中获得一种做母亲的幸福。可是这种展览多了,一些细心人就看出点蹊晓来。一个绝密的消息开始在插队知青中不胫而走:“嘿,你们去看呀,秀秀那小崽子可像吴希声了,说不定是他弄出来的种。”张亮立马去看了一回小文革,回来盯着吴希声一直神秘兮兮地笑。吴希声莫名其妙,说你神经有病?张亮笑得更厉害,嘿嘿,真看不出呀,你小子还蛮有两下的!吴希声更是纳闷,有话你就说呀!什么三下两下的?
“嘿嘿!”张亮继续鬼笑,“哎,我问你,你到底去看过秀秀的儿子没有?”
吴希声懒洋洋地靠在床头上:“嘿,她生她的儿子,跟我毫无关系,我去看她的儿子干什么?”“好啊,吴希声厂张亮诡谲的目光在希声脸上溜来溜去。“你敢说秀秀的儿子跟你没有关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