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妞妞传(散文)


□ 张翎

张翎

  妞妞是一只非纯种的波斯猫,浑身洁白,没有一丝杂毛,只是没有纯种波斯猫应该具备的一蓝一绿的眼睛。

  在失去妞妞很久以后,有人告诉我们,纯白色的猫是最难生存的猫种。我相信了,但却是后话了。

  妞妞来到我们家的时候,只有四个星期大,躺在我的手里,大约只有掌心那么大,还不会吃东西。我们不知该怎样喂食,最后只好用一只废弃了的注射器,给她往嘴里注射从超市里买来的牛乳。

  妞妞甚至不知道怎样睡觉。她躺在地毯上,头和尾两头高高翘起,像是冬天枯死在枝头的一条僵硬的虫子,让人担忧她在这样的姿势里,怎能得到婴儿猫该有的优质睡眠。于是我杞人忧天地给她的脖颈之下垫了一块软布,权作枕头。有时甚至让她躺在我的肚皮上,用我身体的凹凸,作为她安歇的婴儿床。每当这个时候,我一动也不敢动,连翻一页书,也得格外小心翼翼,怕惊醒她其实一点儿也不脆弱的猫梦。

  她甚至不知道怎样发出叫声。她的嗓子是那样细弱,她呼叫的时候,更像是一声被截去了一段尾巴的怯生生的呼吸。每一声呼叫都如细针扎心。

  看着那一小团粉红色的秃尾巴肉,我总是忧心忡忡。这玩意儿,这看上去能被老鼠吞吃了的小玩意儿,能长大吗7她就是长大了,她也是一只没有尾巴的丑猫啊,她能找得到一只喜欢她也愿意娶她为妻的雄猫吗?我用人类特有的自以为是,一次又一次地揣度着动物世界的种种现象和规则,也一次又一次地不得而归。几个月之后,妞妞的秃尾巴就长成了一蓬粗壮的野草,给了我这个鼠目寸光的人一个巨大的惊喜,那也是后话。

  妞妞很快就跳出了婴儿状态,长成一只能正常饮食睡眠且叫声强壮的健康小猫,而她的淘气也就此全面铺展开来。

  妞妞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和我们捉迷藏。每当听见我们下班回家车库门开启的声音,她就飞快地躲藏起来。一座五层复式的小楼有无数形迹可疑的小角落,在这样的角落里寻找一只刻意不想被找见的小猫,真让我回想起70年代样板戏《红灯记》里鸠山关于密电码的一句经典台词:"一个共产党员藏起来的东西,是一万个人也找不到的。"

  最极端的一次,我们找了她整整一个晚上。最后终于发现,她其实一直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她钻进了我先生的一只大鞋子,身子朝里,脸朝外,粉红色的小头舒适地搁在鞋后帮上,露出一脸蔫淘的坏笑。如果猫也有笑容的话,任凭她的两个主人像得了失心风似的满屋乱窜。

  我和先生尝试了无数种呼唤妞妞出来的方法,终于有一天为一次艰难的成功而几近失控地欢呼雀跃。先生发明了一种近似于警笛却又比警笛柔和一些的呼唤声,也许这种声音触动了妞妞听觉神经中的某一根纤维,她居然迈着淑女似的步子,娉娉婷婷地从某一个黑暗角落里朝我们走来。

  这个方法屡试不爽,直到有一天,妞妞自己厌倦了迷藏,她终于长成了一只不屑于这种少儿游戏的大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