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先辈记趣


□ 董保存


20世纪80年代以来,或因工作关系或因本人兴趣使然,我采访并熟识了一批几乎与中国共产党同龄的将帅。他们确是一代精英,其经历,其故事,其语言,其个性常令笔者拍案。于是随手记下一些笔记。日前一位在部队任职的朋友偶然读到,说:“有趣,也有用。”在其鼓动下,整理出一批,以下是其中数篇——

关于陈少敏

笔记之十七 绰号由来
第一次见到陈少敏的照片,是她和李先念、郑位三等人在一起。在场的一位老人指着她说:“知道吗,这是陈少敏,外号陈大脚,是中原的一员虎将!”
“陈大脚?”笔者觉得这绰号有点怪,对一位女性来说,似有不敬。
“对,在豫南、鄂中,人们从不叫她的大名。一说‘陈大脚’,没有不知道的。”
后来笔者到中原采访,听到的传说更是耸人听闻——红军中有一女将,脚有一尺长,走路一阵风;骑一匹千里马,手使双枪,左右开弓。日本鬼子听说“陈大脚”来了,闻风丧胆……
敌人怕她,革命队伍中也有人“怕”她,谁在她手下做了错事,不被骂个狗血淋头才是怪事。因而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陈大脚来谈话”的说法。
“文化大革命”期间,对老干部、老同志实行紧急疏散。患有心脏病、关节炎及肾脏疾病的陈少敏被强行疏散到河南罗山,这里是当年豫鄂边区的根据地。“陈大脚回来了!”的消息不胫而走。老游击队员,农会、妇女会的干部从四面八方涌来,看望这位被“监护”的英雄。奇事出了一桩又一桩:
——一个老妇救会长,拎着一篮子小米、红枣和花生,当着“监护”陈少敏的人的面,对她说:“大姐,他们不要你,我们要你,我们像当年一样养活你!”
——一位老奶奶说,“我来不为别的,就要摸摸她那双大脚,当年她没为我们少跑路!”回家和女儿一起给陈少敏赶做了一双棉鞋。
……
至于这个绰号的由来,笔者反复考证,也无结果。一说因为她小时不肯裹足,生就一双大脚,在小脚林立的年代,被另眼相看;另一说则是,她的脚并不大,充其量37~38码,只是她走路风风火火,办事泼泼辣辣……
绰号归绰号,陈少敏确是“凤毛麟角”式的人物——共产党内长期负责一个地区全面工作的女领导干部之一。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会仅有三位女委员,她是其中之一。(另外两位是邓颖超和蔡畅)因此有人说,她和邓颖超齐名,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她的知名度远没有邓颖超高。

笔记之十八 非常爱情
有人说陈少敏一生未嫁,是个花木兰式的人物,其实不然。
陈少敏1902年出生在山东省寿光县范于村。原名孙肇修,参加革命后改名陈少敏。
在村里,她的父亲就是个有“反骨”的汉子,是全村第一个剪辫子的人。他具有反抗意识的个性,影响了陈少敏,使她成为全村第一个反对缠脚裹足的大脚闺女。这在前清的遗老遗少眼里,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她的父母却容忍和支持了她。
后来,陈少敏又外出求学,寻找为穷人翻身解放而奋斗的“穷人党”。在文美女中,她参加了马列主义演讲小组,第一批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举行罢课,抗议校方的反动行为,又被学校开除。
离校后陈少敏回到寿光县,担任共青团县委妇女部长。1928年,她在党旗下宣誓,成为一名共产主义战士。不久,她就投入到轰轰轰烈烈的工人运动中去了。

正是在革命的洪流中,她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任国桢。
任国桢是我党早期的革命领袖之一,1925年中共奉天市第一个支部的书记,当过哈尔滨的县委书记、满州省委委员、临时常委、中共山东省委书记、河北省委驻山西特派员等职务。在山东时,陈少敏同他组织过一个假的家庭。组织上要他们扮为夫妻在青岛展开秘密工作。上级领导同陈少敏谈这个问题时,陈少敏一脸羞涩,说:“那怎么行呢?”
他们在共同的战斗中,假夫妻有了真感情,组织批准他们结了婚,并且生了一个女儿。后来,任国桢牺牲在山西,陈少敏非常悲痛。从此,她再也没有对任何异性产生爱慕的情感。
直到晚年,陈少敏还把爱人的照片挂在卧室内。同别人说起爱人来,她很动感情:“他呀,任国桢,任国桢鲁迅的爱雏他写的《苏俄文艺论战》一书,就是鲁迅先生给写的序”
只可惜,他们的这段真挚感情,没有能被后人记录下来。

笔记之十九 陈大脚的脾气
关于陈少敏的脾气,好几个老同志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她那个脾气呀!”那口气,是褒是贬,一言难尽。于是笔者请他们说说她的脾气——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