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去南方


□ 曹军庆

  这是梅雨季节。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渍斑点或图案。空气里显得湿润。我心里转着一些古怪的念头。更多的时候有可能在虚构,我在虚构什么呢?我喜欢虚构,那是我更愿意进入的领地。虚构一两个人物,或者通过虚构来重写那些我认识的人。我经常这么做。但是这种时候,真实却像一杆枪上的准星一直瞄准着我的脑瓜。这有点像电影里的暗杀镜头,我始终处在一个十字叉的中心。这种状态反复出现。
  云开始吸毒的时候大概正是这个季节。那是南方的一座城市,道路两旁长满高大的椰子树,天空高远大海辽阔。在我的朋友里面,他是唯一的吸毒者。身穿白色西服的云时常毒瘾发作。白色西服,他从内地去往南方时就已穿上了。那种颜色和款式,具有某种舞台效果。人群在火车上拥挤。学生、农民工、出差的销售人员、小偷和流窜犯全都混杂在一起。行李在人缝中被扯来扯去。火车里总是这样,混乱得让人心烦。咳嗽,高声喧哗。过道里永远挤着去倒茶或大小便的人。云吸烟,他的烟瘾在学校里就已经很大了。因为人多的缘故,他时常要把燃着的香烟举到头顶上去。他举着香烟,在人群稍许松动一下时,便赶紧拿下来饱吸一口。雪为此而取笑他,说你可真忙碌啊。没关系,云说,他又把香烟举到头顶,这种吸法更有味道。云那时对南方充满了憧憬和渴望,幻想着一去到那里就能过上新生活。年轻人很容易产生这种幻想,幻想某一个圣地。出发前,云专门购买了一套白色的西服。雪说,又不是去表演,买白色西服干什么?你也太夸张了吧?云坚持要买,说我穿上白色西服就是另一个人了。他想变成另一个人。车上人多。云一直在不停地用手拉扯他身上的西服,并试图掸去上面的灰尘,或抹掉那些沾上去的污渍。但在下车时,那件西服还是变得污秽不堪,皱皱巴巴。而且在袖口上还被烧出了一只黑色的洞。那也许是云自己烧灼的吧?它被云披在身上。到了南方,云折腾了好几年,最终却陷入到吸毒的泥潭,他陷得很深。无论谁,只要吸上毒,大约也就没指望了。为了得到毒品,云逼着雪去卖淫。这种事,我一直怀疑它的真实性。雪,这个美丽而单薄的女子,最终还是依了云。因为雪害怕看到他那种痛苦的样子。毒瘾对一个人的摧残是那样可怕,雪无可逃避。至于往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雪卖淫挣钱供云吸毒。结局当然也就在这开始的时候注定了。这毫无疑问。
  多年来,对于云和雪我一直提不起太大的兴致,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确实发生过。我平常对写作的想法是离真实越远越好。以我的经验来说,真实往往是很危险的东西。所以,我必须虚构一些另外的内容补充进去。我承认很多真实里面,都同时掺杂着虚假。
  某一年夏天在武汉,云遇到了朋。朋是另一个人物。他此时已成了南方一家公司的老板,刚回家办妥离婚。他的妻子在内地的一座县城里,是某个单位里的出纳。他离完婚就来到武汉,这是他以前求学的地方。陪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比他年轻得多又很纯情的女人。她小鸟依人似的挽着他的手。那样子就像是一对旅游结婚的伴侣。他们坐在一起喝酒。那是街道口附近一间小小的酒店。朋看上去情绪高涨,可能是刚离过婚的缘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