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出殡


□ 鲍河扬

  鲍河扬是著名作家管桦先生的长子,今天,在管桦逝世之际发表他的《大出殡》,是为纪念。
  出了弥漫着灰土的县城,穿过几个村庄和被村庄隔断的田野,再从柏油路拐上一条灰白 色的白碴路,若是酷夏,你会突然地感到凉爽,那是两旁突如其来需仰望的杨树和槐树,遮 住了烈日,还有被微风从路旁河流掠来的凉气。再往远看,从森林般的绿色中隐露出红砖青 瓦,那便是我的家乡了。
  村有几百户,一家一座小院,他们从承包地里刨食,过着如同旷野里的晨雾似的宁静的 日子。但也有为数不多的热闹日子:谁家披红戴绿的结婚,人们前来庆贺,院里摆满了桌, 桌上摆满了鸡鸭鱼肉,人群一拨一拨地坐桌吃,处处是笑声、起哄声、叫骂声、鞭炮声。
  再有的热闹日子是搭台唱皮影戏,麦秋之后的农闲日子里,几个好事的人挨户敛钱,不 强求,多不嫌多,少不嫌少,然后请个戏班。晚饭后,寂静的村里响起了急促的锣鼓声,人 们从四面八方向锣鼓声的方向走去。
  再有的热闹就是吵架,屋里院里的人,听见当街扯出嗓子的叫骂声,如同听见了开台的 锣鼓声,怕迟了,丢下手里的活,快步出院。村里的骂很花哨,也赤裸,骂到精细处,或是 骂出了新词汇,人群便发出欢快的笑声。
  再有的热闹日子,便是谁家死人了。
  村子还沉在晨雾的弥漫中,不知谁家的门前,响起了凄凉、悠长的喇叭声,人们便出了 院,空荡的街,很快地有了人,三五一群地聚在一起。
  "谁没了?"
  "吴奎他爹吧?"
  "说啥那,昨晚我还看他吃了一碗红烧肉。"
  "是刘三他妈。"过来的人说,"错不了,昨天晚上就气儿了,走啊,落忙去。"
  人们从四面八方向呼唤的喇叭声奔去,老年人拄着拐,青年人迈着大步,姑娘们挽着手 ,孩子们撒了欢儿地跑。
  刘三家院的门口已搭起了布棚,从外庄请来的职业吹鼓手们已早早到了,近十人,其中 的三人鼓着眼睛鼓着腮帮子猛吹,剩余的在安装鼓、电子琴,拉电线。院中央搭着租来的棚 和租来的铁棺材,棺材的一侧是猪圈,另一侧是鸡窝,棺材前竖着用纸糊的花花绿绿的"排 子灯""九连灯""摇钱树""聚宝盆"和俊美的"童男童女",还有纸糊的"金库、银库 ",是死者的私人银行,库里的纸钱上写着国际流通。一派繁华景象。
  一间屋子是总指挥部,一位村里说话有分量的人荣称"大操",总司令一般地坐在炕上 ,炕下挤满了"落忙"的人,在等候命令。
  "大操"说:"二头、小奎……负责送信,大周、满仓……负责炒菜做饭,铁头、大果 ……负责采购……"得令的人陆续地掀帘出了屋。
  死者蒙头盖脸地躺在堂屋的铺板上,等候亲朋好友,家里的人都从头到脚一身的素白, 也在堂屋和屋外等候。院外一位吹鼓手坐在高凳上,见到手拿纸钱的人,知道此人要叩拜, 便"嘟嘟"地吹两声奇特的调,穿孝的人便收缩到堂屋,齐齐地跪下,喉咙里发出似咳似哼 的响动,算是哭了。棺材两旁的猪和鸡也呼应着乱叫。......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