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摆脱“影响的焦虑”


□ 周丽娜

  无论中国当代文学的创作、批评还是研究,都难以摆脱“影响的焦虑”。摆脱“影响的焦虑”是正确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基本前提。
  
  历史上,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为了统一整个希腊,首先占领了爱琴海北岸,继而挺进希腊。但他每攻陷一个城邦,他的儿子亚历山大就多一份紧张,担心如此节节胜利将会使自己失去一显身手的机会。这种唯恐被前人阴影笼罩的心理,耶鲁大学的哈罗德·布鲁姆教授称之为“影响的焦虑”。而在整个中国学术生态系统中,中国当代文学始终伴随着这种“影响的焦虑”:作为时间上的后来者,它笼罩于中国传统文学和现代文学的阴影中;而作为空间上的后发展民族国家,它又不可避免地笼罩于已先期在政治经济中取得优势地位的西方国家文学发展的阴影中。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则成为分歧最大、争论最为激烈的领域,甚至这一学科的合法性也不断遭受质疑。相比较而言,与中国当代文学最为接近的中国现代文学的评价却不会产生如此多的分歧和争论。可以说,无论中国当代文学的创作、批评还是研究都难以摆脱“影响的焦虑”。摆脱“影响的焦虑”是正确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基本前提。
  早在顾彬之前,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争论即已存在,诸如如何评价十七年文学,如何评价新时期的“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如何评价先锋小说等等都已在学界有过争论。2007年由顾彬的“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说再度引发的评价中国当代文学的热烈争论有两点与此前极为不同:一是言说者的西方汉学家身份,二是现代媒体的推波助澜。一石激起千层浪,尤其是一块来自西方的“石头”。支持者视之为中国文学研究界的第二个夏志清,追随其激烈指责和贬抑中国当代文学;反对者则对其身份和理论俱产生质疑,并提出“要有一点中国学者自己的立场”。那么究竟如何评价中国当代文学?如何看待由此而引发的争论?
  我认为,首先应区分“当代文学”与“当下文学”,二者的区分将决定着我们采取何种批评标准,何种文学批评方式才是合理的和可行的。这一区分即蒂博代所谓的“文学的历史”和“文学的现实”的区分。“文学的历史,是指残留到现在的几本书。文学的现实,是许多书,由书组成的滚滚流淌的河流。为了有历史,必须有现实。为了有历史的回忆,历史也必须曾经是现实,即某些东西从中保存下来,伴随、围绕和掩盖这些东西的各种感觉和认识表面上看来仿佛一无所存,但它们应该确实存在过才能使某些东西留下来。”中国当代文学已走过60年的历史,相对于中国现代文学30年,已有两倍的时间。中国当代文学中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完全可以归入“文学的历史”,而“当下文学”则特指“文学的现实”,即最近几年的文学创作情况。对于“文学的历史”,更合理更可行的研究方式应该类似于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方式。时至今日,对于十七年文学、80年代文学、90年代文学等的研究不应再仅仅纠缠于其价值的高与低,更应以历史的眼光将其置于整个中国文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研究其得与失。毕竟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已经结束时,90年代及其以前的文学也可以说是经过了时间的沉淀与检验。因此,在历史的意义上,中国当代文学学科的合法性是不容置疑的。而对于最近几年的“当下文学”,则更宜采用蒂博代所谓的“每日的批评”,“每日的批评针对的是还没有进行分类的过去的文学界,其作用是感觉现时,理解现时,帮助现时自我表达,而不是立即着手进行分类,也不是根据历史的观点校正自己的位置。分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每日的批评”的任务在于完成对当下作品的及时反应,其目的是为以后的文学研究留下现场感,留下文学创作同代人的评价。所以,讨论如何评价“当下文学”,即“文学的现实”是一个更有价值和意义的话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