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成化十二年“僧官嫖娼案”


□ 李 硕

  明成化十二年(1476)四月二十七日深夜的北京城,黄华坊(今东四一带)的教坊司官办妓院附近,修武伯沈昱府中闪出一名头戴白毡帽、身穿白衣的中年男子。这时的北京城已经宵禁,路上禁止行人。白衣男子似乎轻车熟路,借着残月繁星的微光,走到了妓院区。妓院区的街门已经关闭,男子轻轻叩门。守门人似乎认识男子,街门微开,男子闪身入内,门又迅速关闭了。到二更时分,街门再次打开,白衣男子闪出,依旧步行而回。他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影一直偷偷尾随在后,一直目送他进了沈府。
  尾随者原来是个年轻僧人,名觉亮。天亮后,觉亮把一纸诉状递进了刑部衙门。诉状揭露,这位深夜偷偷嫖娼的白衣男子,原来是位僧人,而且是明代第一大寺——北京大隆善护国寺的八品僧官常琇!状纸不仅指控常琇嫖娼,还提到他和一名尼姑净山长期通奸。
  
  离奇且影响巨大的僧官嫖娼案
  
  刑部接状后立即调查,原来当夜接待常琇的是妓女刁银课儿,她被拘传到刑部提审。这里,我们先介绍一下明朝的法律。按照《大明律》,教坊司管辖下的妓院(乐户)是合法的,普通人都可去买春,但官员和僧人、道士不行。僧道嫖娼、通奸者杖一百,按明代惯例减一等,实际应杖九十。至于僧官,则既是僧人,又是国家官员的双重身份,嫖娼当然也是违法的。
  常琇得到消息,连忙写状纸声辩。为了扭转案情,他还派徒孙将状纸上呈皇帝。和尚当然无法直接面奏皇帝,状纸被锦衣卫镇抚司接收。由于涉案的是有钱和尚,油水足,镇抚司兴趣很大,随即给刑部发公文,将刁银课儿及相关案卷都调了过来,修武伯沈昱、尼姑净山也被提来讯问。
  随后的案情大大超出了常琇的预料,刁银课儿、净山哪里经得起锦衣卫衙门的威吓,把她们和常琇的风流韵事一一招供出来。《皇明条法事类纂》保存了都察院将此案上奏皇帝的奏本,我们今天对此事的了解便都由此而来。
  奏本告诉我们,常琇本是北京彭城卫前所的一名“余丁”,即军人家属,出家后任僧录司左觉义。僧录司直属礼部,是管理天下僧寺的机关,就设在大隆善护国寺内。左觉义为从八品官,负责督察全国僧尼的法纪。常琇还投靠南和伯方瑛,认其做了义父。方瑛是著名武将,早年战功很多。他在天顺三年(1459)病死后,其小妾常氏颇有姿色,难耐寡居寂寞,和常琇逐渐勾搭成奸。方家发觉后,将常氏赶出家门。靠着常琇的关系,常氏离开方家后,在大顺圣庵出家做了尼姑,法号净山,两人依旧时常通奸。方瑛死后其子方毅袭爵,因家务纠纷被剥夺了爵位,方家此时无甚势力,也没能把常琇治罪,常琇反倒又升了护国寺的僧官。
  常琇这时终日交游的,也是一群与南和伯一样的袭爵武官。卷宗里记载他最早的一起嫖娼案,是案发两年前的成化十年(1474)。这年正月十六日,修武伯沈昱因为坠马被踢伤,在家休养,常琇备了面盒、手帕等礼物前去探望,同去的有本寺僧官德鲁思忠。沈昱摆酒相待,又请来了丰润伯曹振(后来有人考证他就是曹雪芹的先祖)、锦衣卫带俸(即有衔无职)指挥佥事(正四品)王珩,又叫来了一群教坊司“乐妇”:刁银课儿、晁小冤家儿、陈三儿、张福友儿、刘四儿、赵三圣保儿。众官、僧在乐妇弹唱伴奏下喝酒行令,一直闹到天黑。常琇在做僧官以前,就和刁银课儿“往来情热”,此刻不禁又想重温旧情,无奈来时只带了给沈昱的礼物,没预备嫖资,就让跟班回寺里,取来银子一两、白苎丝半匹、手帕十方,送了刁银课儿。两人装作伤风,离席到书房歇息,“偷奸一度”,各回院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历史学家茶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