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去看天安门


□ 李云雷
我们去看天安门
李云雷



  1
  
  朱涛来到北京的时候,我正在咖啡馆里跟几个朋友聊天,他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在火车站。我说,你在那里找公共汽车站,坐320路到中关园北站下车,我到那里去接你。我把“中关园北站”重复了3遍,他一字一句地重复着,说记住了。我说,路上小心点,把包看好了。他说,哥,恁放心吧。
  咖啡馆里的空气很污浊,音乐很暧昧,又跟朋友们聊了一会儿,我走了出来,到外面去接朱涛。
  朱涛是我的弟弟,他初中毕业后没考上学,在家里跟爹娘干了两年活,不愿干了,想到外面去打工,爹娘又不放心,就让他到北京来找我,看我能否给他找点活干。我在北京也待了有七八年,但一直在大学里读书,在我们那里出个大学生不容易,所以他们以为我“很有本事”,对我的期望很高,按爹娘的意思,这次是把朱涛托付给我了,不过我也不知道能否找到工作,只能先找找看。
  天已黄昏,我抽着烟在街上匆匆地走着,正是下班的时刻,路上行人很多,汽车不停地鸣笛,自行车在穿梭,在路边一块宽敞的地方,一群老太太正在扭秧歌,她们身着红色的稠衣,人手一把折扇,对周围的喧嚣似乎听而不闻,按音乐的节拍跳着舞,那音乐的声音很大,与鸣笛、穿梭和喊叫声融合在一起,震动着人们的耳膜:“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新时代……”
  我从老太太身旁走过,转过一个弯,在中关园北站的站牌那里停下,320路汽车还没有到,周围等车的人都木木的,在寒风中缩着脖子,我站得远了点,还能隐隐听到扭秧歌的音乐声。
  320路汽车过了一辆,又过了一辆,正当我焦躁起来的时候,朱涛却从车上走了下来,手上拎着一个蛇皮口袋,年青的脸上一脸疲惫,他下了车四处张望着,见到我腼腆地笑了,喊了一声“哥”,我把烟头扔掉,迎上去,带着他一起往回走。
  
  2
  
  回到宿舍里,同屋的张学敏他们三个都在,我把朱涛介绍了,他们都很热情地招呼他。休息了一会儿,我带朱涛去洗了澡,回来让他先住在我床上,正好隔壁一个同学出去租了房子,我就暂时住在他的床上。
  到了晚上,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我娘在电话里一再嘱咐朱涛:“在那儿听你哥的话,别跟在家里一样,老是跑出去玩。”朱涛嗯嗯地答应着,我也跟娘说让她放心,有我在这儿,就跟在家里一样。
  想着要给朱涛找工作,我把电话本翻出来,看以前的朋友、同学能否帮上忙。打了几个电话,朋友们都很热心,但听说朱涛只有初中学历时,却也都很为难,有的说,“我们这儿他怕是进不来,现在连本科生都过剩呢”,有的说,“我们这儿肯定没戏,我帮你打听打听别的地方吧”,我一连打了五、六个电话,回答都是这样,心里也没底了。电话本上还有几个久未联系的朋友,我很犹豫一打电话就让人家帮忙是否好,但最后想了想,也硬着头皮跟他们打了电话,他们的回答也都差不多,只是似乎更冷淡了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