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领地


□ 杜曙波

这是一个听来的故事,却不能说不是真的。我把它写出来,以见当今社会之一斑。
青年农民小丁和桂花夫妇来到Y市,先在二郎庙摆了个豆腐脑摊子,叫几个小地痞欺负得没办法,后来在秦巧云大妈的帮助下,搬到市直第一家属院大门口继续摆早点摊子,还是卖豆腐脑。过后不久,又由秦大妈介绍,在家属院里租到一间房子。故事由此开始。
这个家属院总共住着250户人家,秦巧云几乎家家都跑到,她总算找到了一个待租的套间房。次日早上,她早早地来到巷口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丁和桂花,喜得这两个年轻人一个劲“嘻嘻嘻”地笑。
小丁和桂花收拾好早点摊子,便匆匆赶到了秦巧云的家。秦巧云老太太好像一直在倾心等待中,小两口还没有落座,秦巧云就说:“咱们先去看看房子吧!”说着便先自走出了门。
这会儿,秦巧云显得分外有精神。她大步走在前边,两个年轻人紧跟其后,都是满脸的笑。老太太一边走一边还向他俩述说着寻找房子的经过。小丁感激地说:“大娘,让你受这大的麻烦,今后,我和桂花咋报答你呀!”秦巧云扭回头,大声说:“看你这娃,咋说这样的见外话呀!你们进城求发展,可也帮助了城里的人,我还不该帮帮你们呀!”说话之间,她蓦地手一指,说:“到了。就是这一排靠边上的这个套间。”小丁和桂花连忙扑上前,凑在窗子边瞪大眼睛朝里看。秦巧云站在他俩的背后,慢慢悠悠地说:“这房子原来是民政局吕局长住着。近几年,吕局长的儿子在深圳发了,前些时回来,给他爸在禹都花园买了套280平米的一个单元房,十天前才搬走。好人自有后福,老吕这下该享福啦!”
这时,隔壁的房门猛然开了。里面走出个中年人,胖墩个,胡茬挺黑。他满脸不高兴地向这边瞥了一眼,眉头一皱,问:“咋哩嘛?”
秦巧云说:“天冷了,这两个年轻娃想租老吕家这房子……”
胖墩个说:“在巷头上卖早点的不就是他俩嘛?”
老太太忙说:“是哩!是哩!这两个娃挺好的,还给咱义务扫巷、义务安电灯泡……”
胖墩个没等秦巧云说完,扭身走进门里,“砰”地关住了房门。
看罢房子,重又回到秦巧云的家,小丁劈头就问:“大娘,刚才那个胖墩个是谁呀?”
秦巧云说:“叫范玉英,是市公安局的。”
小丁的脸明显地变了颜色,他退后一步,声音颤颤地问:“怎么,怎么公安局的人也住在这里?”
秦巧云笑了下,说:“这个院住的人可杂啦!市里的第一家属院嘛。当年,能住到这里的都是市直单位有眉眼的人。人家的老爷子是公安局的老局长,所以,才在这里弄了一套房子。只可惜儿媳妇太厉害,老局长在这儿住了没一年便又搬走了。”
村里人似乎最怕的就是公安,又听说他还有个厉害老婆,小丁和桂花立刻苍白着脸呆在那里。
老太太又笑着说:“别看这个院里人杂,可大伙相处得都很好。一天生两天熟,你在这里住一住就知道了。咱们刚才在路上碰见的那个老头,人家已经95岁啦!解放后,你们县的第一任县长就是他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