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与婕


□ 王卫军


近二十年的教书生涯中,我珍藏了无数张精美的、饱含学生们深情厚意的贺卡。其中,有——张特殊的贺卡一直摆放在我的书柜里,因为它是婕送的。在这张贺卡上,婕写了这样两行文字:
“真不幸你有我这样一个又懒惰又笨拙的朋友,
真荣幸我有你这样一个又勤快又聪明的朋友。”
其实,这些修饰词语并不合于事实,前一句的谦逊和后一句的夸张都达到了极致,但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浓浓的师生情谊和朋友情谊,却令人难以忘怀……


美丽的婕

记不清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老王”这个称呼的,或许我还站在她的讲台上时,她就已经这样称呼我了,只不过没有当着我的面。尽管我觉得“老”字并不适用于我的年龄,但我还是认可并接受了这个敬称,因为婕喜欢这样说。
婕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朋友,现正在一所大学里读书。在我的眼里,婕的美丽不仅在容貌,更主要的是心灵,正像托尔斯泰说的那样:“人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
昊是班里的一位男生,天性活泼,爱出个怪样子,颇得同学们的好感,我也挺喜欢他。因为昊长得很“帅”,皮肤白皙,像港台片里的美少年,我便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小小白脸”。课余时间,同学们嬉戏闲谈时,昊总有几句幽默的“惊人”之语,引得大伙儿一阵阵开怀大笑,有时甚至在语文课上也这样。这时,我便把一个粉笔头轻轻地扔过去,微笑地对大伙儿说:“你们看,小小白脸脸红了。”大伙儿听了,都把脸扭过去看,果然,“小小白脸”脸红了,像个红苹果。大伙儿笑了,吴笑了,婕也笑了,她知道我是善意的,也理解和谐的师生关系对搞好班级建设的重要性。因此,作为一班之长,婕总是从细微之处协调同学们和我的关系,还经常组织大家开展各种健康有益的活动,深得同学们的信赖。
婕考上高中后的第二年,我也调到了高中部教课。因为不能一下子适应这些十六七岁的高中学生,加之我又比较和善宽容,这些少男少女竟颇有些得意,以为在我的班里可以率真乖张一些,不会受到太多的约束。虽然我也以为没有理由在生活的调色板上只涂抹一种颜色,学生们的个性应得到充分张扬,但学校教育还是要讲纪律的。因此,我开始下气力扭转班里那些不合校规校纪要求的现象,不过收效却不甚明显。
婕的班在我班的楼上,每天上下课时婕总会从我的班经过,经常可以看到我在班门口训斥学生的情景。终于有一天,婕和我站在已经被拆除的旧教学楼的废墟前,就高中学生的管理有了一次长谈。婕以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高中生的身份,给我讲了许多有关高中生心理特征和性格变化的感性的东西,使我收益匪浅,仿佛看到在这片废墟上新建起的现代化教学大楼里,一群群活泼可爱的学生正富有朝气地生活着,融洽的师生关系是那样地令人感动……婕上大学后还多次在给我的来信中谈及这些问题,关心我做高中学生班主任工作的情况。因此,当我带的这个高中班在去年的高考中,所有学生全都被高等院校录取后,我一直都固执地认为这里面其实也有婕的一份“功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