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家住在学院路口(散文)


□ 李 矗

  宋人曾有诗云: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

  我有心得谓之:住近学院好读书,紧邻师生得青春。

  我家住在西直门北大街的东面、学院南路的南侧,迈步跨过学院南路路口往北,穿过蓟门桥,就是北京著名的“高校集结路”——“学院路”。这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大通道,道路东西两侧依次坐落着十多所高校。从学院南路路口往北,至蓟门桥南侧,东边有邮电大、北师大,西边有法大(研究生院)、中财大,再往西南一点有北交大、北理工、民族大;行至蓟门桥北侧,东边有电影学院,西边有首都体院,再往西去是人大;从学知路口至学院桥南面,东边有北京联大(文理应用学院)、北大三医学院,西边有航天航空大;学院桥往北至上清路口,东边有北京科技大、石油大(北京)、农大(东区),西边有地质大、语言大、矿业大、林业大,再往西去便是全国最高学府清华和北大……真可谓一路高校林立,通街书香飘逸,令人好生倾慕!因此,每当有朋友问我:你家住在哪里?我有时便忍不住要附庸风雅地说:我家住在学院路口。

  我是上世纪90年代中成家的。那时候,还是计划经济时代,住房和工资一样,都是由工作单位“分配”的。我所在单位是个新建机构,白手起家,连办公场所都是租借的,职工住房更无片瓦可分。刚结婚时,单位在城南的一个小宾馆给我租了一间10多平方米的单间,让我们暂且栖身。半年之后,夫人所在单位因沾了政府机关的光,给我们和另一对新婚夫妇分了一套两居室。这个两居室就在西直门北大街东侧的学院路口,我们从此便在这里安下家来。后来,自家虽然也买了商品房,但故土难离,买的房子也在紧邻旧居小区的学院路口。这样算来,我家在学院路口已经住了20多年,可以说是这里的老街坊了。

  刚入住的时候,小区的环境一片荒芜,家里的情境更是逼仄。两户合住的两居室总共只有60多平方米,每户只有一个10多平方米的卧室可以单独使用,其余的空间如门厅、厨房、卫生间等都是共用的,那种窘迫尴尬的情形可想而知。住了大约一年之后,另一家搬了新居,这套两居室才归了我们家。但是,这时候我们已经有了孩子,我把年迈的父母也从广东老家接了过来。为照顾老人孩子,还请了一个保姆,这样便成了六口之家。除了厨房和卫生间外,人均居住面积还不到8平方米,比原来合住时的人均面积还要少。我做的是新闻采编业务,除白天在班上忙活外,在家里也需要做大量的编写工作。然而,那些年间蜗居的窘迫,却容不下一张宁静的书桌!因此,我在家里的读写计划,经常被迫中断或搁置。

  有天晚上,在家里实在写不下去了,我漫无目标地走到附近的大学校园散心,看到图书馆里学生们在静谧的灯光下学习的情景,真是羡慕不已。站在窗外心驰神往的我,忽然萌生了一个想法:在附近大学办一个图书馆阅览证,借用学校的图书馆看书写作。为此,我找到位于学院路口蓟门桥西侧的法大(研究生院)图书馆馆长沈国峰教授,向他说了家里的情况和我的想法。法大的图书馆不大,校外读者一般是不给办阅览证的。沈馆长是一位仁厚而善断的长者,他说,你是搞法制新闻的,我们是搞法制教育的,也可以说是一家人嘛。再说你家住房也实在太挤了,你这个阅览证我们就破例给你办了。他的一席话,说得我好生感动!有了法大图书馆的阅览证之后,我获得了许多便利。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每天晚饭后,或者周末假日,我经常来到法大图书馆,借用那里的一片安静空间看书和写作。那期间,我的许多文稿,包括多篇曾经轰动全国的法制新闻报道,都是在法大图书馆的阅览室里写成的。如今想来,如果没有沈国峰馆长给我办的阅览证,我真不知道怎样去度过那些“蜗居斗室”的日子!如今蜗居的日子虽然过去多年了,但我对沈国峰馆长依然心存钦敬和感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