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条惊艳的鱼


□ 潘启雯

  一条惊艳的鱼
  
  女人,如果令人惊艳,必定受男性欢迎,耳是,在我眼里,一条鱼,却比任何女人都更有吸引力,更有魅力。当然,它必须也是惊艳的。
  记得第一次吃鱼是在7岁。乡下地方,最多人参加的活动便是清塘,一群大男人,用泥巴砌成一道城墙,然后在鱼群的惊慌里舀水政城。城破了,鱼成了俘虏,待到还没天黑,落日的余晖里便升腾起了浓浓的鱼香味。
  父亲做的鱼,秉承了南方人的血性,鱼必定要鲜活的,活蹦乱跳,油必定要翻滚的,发出沙沙的声响,还有猩红的辣椒和青青的小葱,那条鱼就在油锅里飞舞翱翔。
  焦香的皮肤,透着些许红色的鱼肉,它平静地睡在盘子里,穿着辣椒做成的衣服,当然,还有小葱来点睛,一下子,一桌子人便都被定住了。
  后来上了大学,离开老家。在那些城市里,我找到了包着糖醋的鱼,只是,在筷子与舌头的交错之间,那一刻,我却仍然感到了一些淡淡的遗憾。江南好,但鱼在这美丽的风景里却失去了雌雄的分别。
  因为从小就有了对鱼的那份深深的钟爱,去到任何城市,我首先要找的,便是做鱼的店坊,去重庆,吃水煮鱼;去广东,吃清蒸鱼。前者把一条鱼打扮成了愤青的样子,而后者,则让青年变成了平静的老年。
  不同的人总在这尘世里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感觉或者物质,而一条鱼,也在这尘世里寻找属于自己的最好的方式或者味道。
  一如我当初的理想:曾经想成为伟大人物,但被水呛过无数次之后,我才明白,很多地方其实并不适合自己,我就好像一条游来游去的鱼,到最后永远都只能躺在自己最熟悉的那一片水域里……
  自从参加了工作之后,在不同的场合,也时常会吃到各种各样的鱼,可就是一直也找不到儿时父亲做鱼的那种味道。旅途中,我不断寻找那一条惊艳的鱼……
  但最后让我一直深爱着的,让我无法忘却的,还是7岁那年父亲做的那一条鱼。
  
  记忆中的阅读之乐
  
  青春时代特别让人怀念,而在那段让人怀念的生活中,也包括陕乐的阅读。
  《鲁迅全集》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书,这种影响有知识、语言风格方面的,也有人格修养、甚至性情方面的。从青春时代到今天,我一直在读它。鲁迅先生那种爱憎分明,那种骨子里的坚毅、甚至狷介,以及语言的凝炼、隽永,都对我产生很大影响,这是需用一生来读的书。想起以它为伴、沉浸其中的美好时光,让人感到无比快乐。
  亚里斯多德·贺拉斯的《诗学·诗艺》对我影响也很大,我从这里接受艺术启蒙。十多年前,当我带着艺术是什么的疑问阅读此书时,它仿佛在我面前开启了一个窗口。尽管直到现在我对艺术仍茫然无知,甚至越来越迷惘,但这本书的确影响了我的一生。
  艺术不只体现在具体技艺与知识的把握上,它更关乎人的修养。思考、学习艺术,终究要提升到美学、哲学高度。思考人、世界与存在,是件很有兴味的事。人类文明最终都沉积在书籍中,所有人类文明成果,惟有艺术永恒。读书不只获取知识,同时能开启思路,强化修养,塑造人格,提升境界。有些书是偏于知识的,而艺术却关乎人性。有些书是专业人士读的,而艺术却要全人类来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