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悲痛与美丽


□ 周宗奇

   2月18号下午5时许,我正在由北京返回太原的高铁上,忽然接到机关办公室副主任吴孝仁先生的电话,说,段杏绵老师刚刚过世。我有点不相信,年根时我在巷子里遇到她,还说你今年身体真不错呀。她也笑着点头,很认同的意思。她的笑是一绝,虽则已然笑到了85岁,还是那么温绵高雅,一如她那美丽的名字和外表;作为著名作家马烽先生的夫人,这种笑又别具不借其光的民间谦和之美。而她的为人又一如她的笑。马烽先生过世之后这几年,家里总不免有些事得她出面,凡要我帮忙时,电话里一开口就是:我上去吧。我是晚辈,又住四楼,哪能让老人家爬高?可她真不是客气,你不挡驾准上来。一辈子就是这么个实在人……现在她突然消失了,让人一下缓不过劲儿来。

  我是个信命的人。又一想,段老师与马烽先生恩爱了一辈子,一定是再也不想忍受夫妇分别之苦,就急着会面去了。这么一想,心里还好受些。生死相随,不就是人类感情中一种至高至美的境界吗?

  他们的爱情故事既有时代特色,又有性格烙印,说起来很有点意思。我在为马烽先生写的《栎树年轮》里,有过专章记述。现在选出相关部分,以为纪念。需要说明的是,我那部拙著的结构,由两大板块组成,一是马烽先生的“口述实录”,一是我的“诠释”。其中这一章节也是如此展开。

  马烽先生的“口述实录”:

  进城以来,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工作的压力也不像在山上编报纸时那样大了。文协机关名人多,年纪较大的也比较多,有好多人都是拖家带口,小孩子都有好几个了。创作组虽然人不多,可是比我年纪大的,比我年纪小的都结了婚,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住着一间房子。这时候,无论领导或同志们都催促我赶快找对象结婚。在山上的时候,一方面工作忙,女同志又少;一另一方面也并不显得我最大,和我在一起工作年龄差不多的也有好几个没有结婚,所以我也不太着急。现在情况不同了,我的年龄已不算小,我又是我母亲的独生子,她早就催促我结婚,看来婚姻大事已摆到议事日程上,我也有点着急了。在北京的亲戚,我的姐姐、叔叔和堂妹都很关心我的婚事,他们也给我介绍过几个对象,但都不合适,不是家庭出身复杂,就是本人不爱好文艺,没有共同语言,有的又年龄太小,总之基本条件都不具备。于是我的婚姻问题竟然成了我们创作组的老大难。大家为我着急,一些认识我的同志见面总是问:“找到对象没有?”他们背着我也在商量办法。我的老母亲也一封一封信写来催问,后来干脆不是催我找对象而是要我带着对象回家结婚。这个时候我也真正为这事苦恼起来,怎么就遇不上个合适的对象呢?

  后来,我们创作组来了个胡丹沸,他从河北省调来,原来是冀中火线剧社的编剧,他执笔写的话剧《把眼光放远点》也编人了中国文艺丛书,他是个非常热情的人,我们岁数差不多,也能聊到一起。有天他从外边回来,兴冲冲地对我说他给我物色下个对象,是河北省话剧团的团员,二十来岁,据说人品很好,人样子长得也不错。再问别的他就答不上来了,连姓甚名谁也忘了。因为他对女方也不熟悉,他是听郭维两口说的。郭维是谁?我并不认识。胡丹沸告我说他是河北话剧团的团长,也是导演,最近调来新成立的北京电影制片厂,准备从事电影工作(后来成为了著名的电影导演),他去看他,闲谈中就给我打听到这么个对象。我对胡丹沸的关怀很感激,不过这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听完就完了。谁知过了几天,郭维和他爱人闫争来了,还带来他们团的一张集体照片。前排蹲着一些女同志,中排坐着的是团里的领导干部,后边站着的是普通演员。胡丹沸开玩笑要我在这些女同志中选一位看得上眼的。她们穿的是解放区的灰布军装,戴着帽子,又都是蹲着的,我看了半天,除闫争之外,觉得其中有一位大大方方比较顺眼。郭维笑着说:“这可巧了。我介绍的就是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