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水故事


□ 鲍 十

鲍十原籍黑龙江省,现居广州。已出版中短篇小说集《拜庄》、《我的父亲母亲》,长篇小说《痴迷》、《好运之年》,日文版小说《初恋之路》等。有作品在台湾发表。中篇小说《纪念》被改编成电影《我的父亲母亲》。
秋凉了,因此太阳就特别的金贵。阳光飘浮在远处的芦苇丛上,就像一片薄纱。还有水,秋水,极静极静,十分的清澈。水中融了天的蓝,云的白。芦花儿开得蓬蓬勃勃,有落下的,就在水里,浮成一片一片。
这会儿,老金头正在水边看着,看着水里的天,水里的云,水里的芦花儿,被太阳照着的身子,极其的舒坦,满脸的皱纹,都陶醉地舒展着。他已经看了好久了,目光空空的,出着神。
这儿叫片泡。好大的一片水!也有好多的鱼,鲤鱼、草鱼、鲢鱼,都有。插上硏(一种捕鱼工具),只一夜,第二天起了,哪个“堵”里都能倒出三五十斤鱼来。这便引来了打鱼的人,水边也就搭起了一间间鱼窝棚,并且盘了锅灶火炕;有的简易些,几根木头支在一起,再苫上些稻草,就成了。
就在这时,在老金头的眼界里,远远的,突然闪出了一个人影,穿一件红上衣,就像一簇火,燃着,跃动着,极轻盈。再近一点儿时,就看出是一个女人了。在这女人的背后,天空愈发地蓝了,衬着她,更加的鲜艳。
女人无声地移动,老金头盯住了她,久久的,眼便花了……

1

桂芬没有看见老金头,她只是看见了这间渔窝棚,便轻盈地来了。她是搭一辆顺路的马车从老家过来的,下车后又步行了四五里路,口早渴了。窝棚大敞着门,朝里面看了看,见里面暗暗的,任啥都模糊着。
桂芬一时有点儿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进去。正迟疑间,已经惊动了一条大狗,黑豹一样从山墙的后面扑出来,严厉地叫着,吓得她扭头就跑。幸好狗并没有追。待她手按胸口,回头一看,才发现狗被一根铁链链着,不过仍然在叫,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
这当儿,老金头刚好走过来,急忙喝住了狗。看女人时,见她梳着齐耳短发,面相嫩嫩的,额上已冒了汗,一手按在胸口上,腰身也十分苗条……人却不认得。
桂芬见来了人,马上说:“这狗……好凶啊。”
老金头笑了一下,问桂芬:“你是……”
桂芬也笑了一下,说:“我来找曹二,给他送几件衣裳……”
老金头一听,说:“哦,那……你是曹二媳妇吧?快,屋里坐,屋里坐……”
桂芬红着脸,又看了狗一眼,见它正蹲在那儿看她,不过已是一副驯顺的样子,这才进了屋。也许在外面待久了,觉得屋里还是暗。靠墙有一铺炕,无席,铺着一层塑料布,炕里排着四个行李卷,桂芬一眼就认出来,曹二的行李排在第三位。炕头儿连着灶台。灶台上方的墙上,用两根木橛架起一块木板,放着几件盆碗之类。
“坐吧坐吧……坐下歇歇脚儿。”老金头说。
桂芬坐了。
老金头又端过来一碗水,说:“走了这么远的道儿,渴了吧?快喝点儿水……”
桂芬接过水碗,待感激地看老金头时,见他也正看自己……老金头心一跳,赶紧顺下眼去,搭讪道:“喝吧,快喝吧……水味儿可不咋好……也没个井,只挖个坑儿,渗的……得喝得惯才行……”
桂芬喝了水,问道:“咋不见曹二?曹二呢?”
老金头说:“他帮李三插硏去了。他们几个都去了,只留下我看窝棚整饭……”
桂芬说:“都是您给他们做饭吗?”
老金头笑了笑,似乎很不好意思,说:“是倒是,就是整不好,跟他们几个比起来,还强点儿。”
桂芬想了想说:“那今天,您老就歇歇,让我来。”
老金头笑了说:“好,好……多久没吃女人做的饭了……你来就你来。”
不久桂芬便开始做饭。老金头则装了一袋旱烟,坐在炕沿上紧一口慢一口地吸。桂芬极其麻利,衣袖早挽了起来,无论手,无论展露着的手臂,都白白的,软软的,搅动着水声,锅盆也不时地发出轻响。这些,听了都让人醉醉的。老金头的眼睛,在随着桂芬的身影转。早先年,在他年轻那会儿,每当老伴做饭,有空闲,他也常常这样看的。
桂芬感觉到了老金头的目光,有些不自在,便没话找话说:“大爷,听曹二说,你家大娘……”
“唉,死了。”老金头叹了一口气说。
“家里还有啥人呀?”
“有个儿子。”
“没有闺女?”
“有一个,小时候扔了……她要是活着,也有你这么大了。”
老金头抽着烟。不知不觉间,窝棚里已充满了香味。锅里炖着鱼呢!这时候,灶火在闪动,映着桂芬俊美的脸。

2
分享: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