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破灭


□ 谭岩

  一

  收拾停当,做好了出门准备的江春丽,有意拖延着时间。她在房里转了一圈儿,停在了窗口,望着楼下的街道。街上已是华灯初放,行人车辆都蒙上了一层暮色,仓促中带着夜归的急迫。在凌乱的人群中,穿行而去的车辆一两声鸣笛,让这个城市的傍晚显得寂静而又匆忙。

  手机响了。临窗而立的穿着一身职业装的女子,一张年轻又白皙的脸转过来。放在单人床头那个粉红色的手机,迷人的指示灯正一闪一亮。她款步走去,一看来电号码,期待的脸上浮现出果如所料的自信微笑。

  “王总您好!对不起,我现在正接待一个客户——不不不,已经完了,我马上赶来!”

  关了手机,江春丽哼起了歌儿,一边从坤包里掏出化妆盒。她对着一面小镜,补着淡妆,打着口红。在哼唱的间歇,她抿了抿曲线优美的嘴唇。所谓的唇红齿白,所谓的面若桃花,也不过如此吧。粉面桃花的女子对着镜子欣赏般的扭了扭头。对自己,对自己在那个叫王鸿富的男人面前的魅力,她有充分的自信。

  王鸿富是朋友的朋友介绍的,本只想做个几千元的单算了,可是随着几次接触的深入,随着那越来越放肆大胆的目光,随着那装作不经意地接触的一双越来越贪婪的手,不动声色的江春丽突然灵光一动,这不就是自己一直想签的一个“大单”吗?

  在残酷的爱情的打击下,沉迷不振的江春丽来到这个城市,做了半年的舞女,过了半年浑浑噩噩的生活。但是很快,她就从那灯红酒绿中逃离出来,在朋友的介绍下,进了一家保险公司,脱下了那身轻佻又浅薄的衣装,穿上了这身规规矩矩的职业装。

  在很多男人的眼中,舞厅那些伴舞的女子,无疑就是风尘女郎,甚至等同于鸡。他同你寻欢作乐,也同你一醉方休,在酒桌上豪爽得如同把兄弟,在舞池里亲密得像恋人,可是只要一走出舞厅,一走出包房,红酡的醉颜一从脸上褪下去,脸变得就比那些唱京剧变脸的还要快。有好几回,那些头天晚上,抱着你跳舞跳得如胶似漆,在你耳边好话说得让你浑身肉麻的男人,那些个个都像有什么来头儿又都有情有义的什么王哥儿李哥儿,什么杨局刘科,那些个个为了求得一时之欢,都拍着胸脯打保票的家伙,第二天在商场、大街上遇见了,他不是视而不见,就是皱着眉头,仿佛是受到了打扰的样儿,要不就是目不斜视,冷冰冰地木着毫无表情的一张脸,腊肉一样。总之,一夜之间,都成了正人君子。在骨子里,这个伴舞的行当,混迹于风月场上的,不管你是不是卖唱不卖身,人家都是瞧不起的,也难于遇到一个真心的人。

  自从自己曾经为之付出了一切的初恋爱情遭受背叛,江春丽从此不再相信什么感情,对那些男人变的大花脸,她不像别的姐妹受到了欺骗似的义愤填膺,她顶多只是淡淡一笑,像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人从容而淡定。但是事后却引起了对于职业选择的认真思考。她本想通过这个热闹的行当,这个朝朝新人夜夜笙歌的场所,找到一个靠山,或者一个大款,是当情人也好,当二奶也好,总之能为自己的下半生积些钱财,不至于老了还过着到处流浪穷苦无依的生活,可是她发现,不管是在舞厅发廊还是洗脚房,男人们去了只是玩乐,只是发泄,连假戏也不会真做,那些真正有些品位,有些实力,能包养,能找二奶的人,也绝对不会染指这些场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