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羊圈”走向世界一位美国人类学家眼里彝族小村的变迁


  撰文 郝瑞

  ( Stevan Harrell)

  美国人,华盛顿大学人类学系和环境与森林科学学院教授。他从田野考察出发,对中国彝族的历史、族群认同、文化变迁、教育、彝学史等进行了深入的思考、研究和梳理,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对中国西南民族研究卓有成效的少数外国学者之一。

  摄影/张炜

  20世纪初

  一支彝族人从小凉山的山地

  迁往河谷地带定居

  在“羊圈”小村里过着古老而传统的生活

  20世纪90年代

  一群中外彝学学者

  带着他们筹集的资金来到“羊圈”小村

  在这里建立起一所国际化的小学

  于是一切开始改变

  “如果不考虑孩子读大学的话,钱应该够了。”羊圈村的村民马正华坐在山坡上,等着把刚打死的狗烧完——这是一种当地的彝族传统仪式,边喝啤酒边和我聊天。

  由于春旱,山坡上的草黄黄的,看上去非常缺乏生机。这次回家,马正华带同了9000元钱,这是他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打工,开推土机修公路赚来的。到了早春播种玉米的季节,马正华就从阿坝州赶回家,翻地、点种子、把化肥和农家肥混在一起施到地里、用汽油泵抽河里的水浇地、再用塑料地膜盖在田上防寒防旱……农忙期一结束,马正华就会再次外出打工。

  羊圈的“诺苏”,到20世纪90年代还过着古老而传统的生活

  上面我所描述的马正华的生活,似乎非常平凡,和现在中国农村千千万万个普通农民的生活别无二致,但实际上这份“平凡”放在马正华身上却又是“特殊”的,因为他是一个生活在羊圈村的“诺苏”(凉山彝族的自称)。

  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西昌出发,走一小段京昆高速,转上S307省道,在隧道和群山间穿行3个多小时到达盐源县,走过盐源县西北40多公里起伏的坡地,来到白乌镇。虽然名日镇,但白乌镇仅有一条长不足百米的街道,这就是地图上公路的末梢了。羊圈村距白乌镇不到5公里,但只通土路。

  羊圈村并不是一个行政区划上的名称,而是当地沿袭的一种习惯称谓。在20世纪初,生活在小凉山高山上的一支彝族人,从山地向河谷地带迁徙,因为那里水草丰美,可以蓄养更多的牲畜。1956年进行民主改革重新分配土地时,他们初步定居形成村庄聚落;到1957年当地成立合作社时,他们又被分别编入2个生产队,而当地人还一直将这两个队统称为羊圈村。

  凉山彝族在新中国成立前一直由本族头领而不是中央政权委派的官员统治管理,与彝族其他支系相比,他们受外界影Ⅱ向小、吸收的主流文化少,语言、信仰、生活习俗等长久保持了传统的面貌。新中国成立后发生的一系列轰轰烈烈的运动——“民主改革”、“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在这里也都发生过,但对羊圈村的日常生活似乎并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