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抽象观众与具体观众等


□ 张颐武等

  我们主张在两个方面坚持毫不动摇的立场:
  一是电影必须成为电影的;二是电影必须成为广大人民群众的。
  钟惦棐
  钟惦棐先生的电影理论的基础是以电影的观众作为中心的,是一种从观影的机制中引发的电影理论。这种理论的基石正是一个电影观众的存在的问题。这个问题在《电影的锣鼓》一文中被具体化为一种非常重要的思考的基础。这篇文章中有对于中国电影的真正的关怀和他对于当时中国电影问题的敏锐观察。今天我再重读,还是为文章对于中国电影的拳拳的关切和来自钟先生的直觉的思考所打动。可能在理论方面我们今天的“知识”比钟先生当年有所进展,我们面对的问题可能也完全超出了钟先生当年的想象,但这篇让钟先生遭遇了艰难的文章其实提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也就是电影和它的观众之间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其实至今仍然是我们的电影必须面对的。这篇文章也就有它的独特的当代的价值。
  电影与观众之间的关系其实是电影发展的一个最为关键,也最为无法回避的问题。钟先生在20 世纪的50 年代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看得这样深入和透彻,讲得这样清晰,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钟惦棐先生当时在文章中提到了弥足珍贵的中国电影的传统的问题。他点明,这其实就是上海电影和观众的息息相关的联系。这种联系正是中国电影赖以生存的关键的支柱。“丢掉了这个,便丢掉了一切”,钟先生的斩钉截铁的表述是如此的有力。钟先生提出的问题也是如此的尖锐和如此的有趣:“电影是一百个愿意为工农兵服务,而观众却很少,这被服务的‘工农兵’对象,岂不成了抽象。”“事态的发展让我们记住:绝不可以把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和影片的观众对立起来,绝不可以把影片的社会价值、艺术价值和影片的票房对立起来。”
  我注意到这里提及的观众的“抽象”问题。这个“抽象”的表述虽然是反问的句式,但我认为并不是随便说出的,其实提出了一个对于电影观众的新的概念。这里说电影的“对象”,也就是它的观看者——观众可以和可能被“抽象”的,这个论点其实是这篇充满了对于具体实践的分析的文章中的理论性的基石。在这里引发了这篇文章隐含的理论的构架,也就是一个对于观众的“抽象”或“具体”的观察的二元的对立,后面提出的“方针”/“观众”、“社会价值、艺术价值”/“票房”的对立正是以此为基础的展开。钟惦棐先生通过他对于当时的具体的电影政策和电影运作机制的反思,提出了这样的关键的问题。这个“成了抽象”的观众,其实就是电影的“抽象观众”,这种“抽象”的观众其实是通过我们的思考构拟出来的,它其实是电影在自己的存在中所想象的理想的观众。而与之相对立的则是一个个进入电影院买票的“具体观众”,也就是“票房”的数字所反映的买票的具体的“个体”所构成的集合。我们可以简单地说,通过对于“现代性”的宏大追求的渴望来接受启蒙和精神教育的,完全不在“票房”中体现的观众是“抽象观众”,而通过买票这样的市场性的选择进入电影院看电影的观众就是“具体观众”。
  这里钟惦棐所提出的所看到和阐释的是,电影从来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种“理想”的观众,这种理想的观众仅仅是一种“抽象”。电影的观众从来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趣味高蹈或者精神高蹈。电影的观众其实还是“具体”的现代的“市民”,他们是买票的人的集合。钟先生将他们“具体化”之后,就会发现不管他们是什么职业,他们还是处于“现代性”的平常的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如果他们“普通”,他们就不可能像我们将他们“抽象”时那样“理想”,他们就会有自己的欲望和自己的趣味,这些都肯定未必完全合乎我们的理想,甚至也未必合乎观众自己的“理想”。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状况,观众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和我们召开座谈会的时候,慷慨激昂地谈到的喜欢的电影,却在票房上并没有体现出他们的喜爱,这时可以说他们是“抽象”的观众。而他们在谈论时并不积极认可,甚至加以否定的电影,却是票房上成功的电影,这时可以说在买票的时候他们变成了“具体”的观众。也就是说,观众在买票时的“具体”并不妨碍他将自身“抽象”和我们将他“抽象”的现实性的存在。这并不是“观众”言行不一,而是他们的言行两者都反映了一种真实,这其实就是人的丰富和复杂,也是我们的自我意识的丰富和复杂。这个现象其实是普遍存在的,钟惦棐先生这里没有分析这样的现象,但他其实揭示了这一现象存在的现实基础。其实“观众”的“抽象”也并不仅仅是外在的概括,其实也是观众自身的复杂性的结果。观众在“现代性”的话语之中本身就是具有“抽象”和“具体”的两重性的。“抽象观众”和“具体观众”可以统一在一个人身上,也可以是不同的观众的表征,但无论如何,这个区分点明了在“现代性”中观众的两面性的所在。所以,“抽象观众”和“具体观众”的划分当然是切中电影观众问题的核心的。
  “抽象观众”乃是一种现代性的宏大的“主体”想象的结果,而不是具体存在的观众。他们是现代的“理性”对于观众的理想化的构拟的结果,是对于观众的具体性的超越,他们是通过理性设计而成的,是一种在现实中由现代性的宏图大计所再度书写的“抽象”。而许许多多的观众在不需要买票进场这样的市场行为时,也必然地表达其对于“抽象”的渴望,但这种渴望当然也是一种理念的展开,而不可能表现为市场行为。而“具体观众”则是现代性的另外一面,也就是它的日常生活方面具体而微地展开的, 是具体的观众的欲求和平常的希望,是他的具体的内心的展开,是他的实实在在的“匿名”时的生活渴望的表征。这里所说的“抽象观众”和“具体观众”的区别,其实也就是“现代性”的内在矛盾的展现。这也就是“现代性”本身的“宏大追求”和“世俗生活”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其实也是“现代性”的内在的、难以避免的矛盾。我本人的讨论也对于这一问题有较明确的阐发: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