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夜未央


□ 鞠志杰

  1
  出租车行驶到小区西入口时,王同下了车,跟车里的陆海空摆了摆手,走入小区。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五号,圣诞夜,是西方人及中国一些自我感觉很前卫的人的节日。
  王同没有急着向家中走去,而是点着了一支烟,徘徊在小区里的街道上。老天爷非常给面子,一点也不冷,加上体内酒精的作用,王同反而感觉有些燥热。王同看看手机,已经十点半,这时老婆和女儿早已入睡,王同突然有了些别的想法。
  王同像是一只猫,在小区里游荡着,林立的高楼让他有些压抑。还有人家亮着灯,或是闪烁着电视的荧光,不时有人从身边经过,他们都刚刚狂欢而归。没有人搭理王同,他衣冠楚楚不像是个捡垃圾的或是预谋偷盗的人,他那忧郁的神态和歪斜的脚步顶多会让人以为他只是个醉鬼。然而,谁又能知道,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此刻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2
  陆海空并没有急着回家,让出租车司机把车停在小区东入口,他还讨好地给了出租车司机一棵烟,说停十分钟。
  出租车司机很不理解,搞不懂客人的意图,反正停车也打着表,正好歇一会儿,便抽着烟想着自己的心事。
  陆海空紧紧盯着小区入口,他觉得王同应该从这里出来,然后打上一辆车去会林茵。王同和林茵绝对有些不正常,这是部里所有人都能感觉到的,但具体不正常在哪里,大家也说不清楚,反正一个是帅哥,一个是美女;一个是风流才子,一个是红粉佳人,简直有点“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的味道。每当搞集体活动他们都不在时,人们就会瞎猜,这两个人是不是在一起。而他们都在时,人们又都爱注意他们,比如王同又给林茵夹菜了,林茵又向王同暗送秋波了,特别是他俩在一起唱情歌时,哎呀,肉麻得很啊,简直就是一对!于是,综合种种形迹,总觉得他们有些可疑,但就是没有证据,不能判定。就在刚才,从饭店出来的时候,林茵突然说:今天晚了,不回舅舅家住了,回东城的房子,便打上车一个人走了。部里除了她之外没人住东城,过去陆海空也曾在晚上送过她,知道那个地方,很幽静的。大家又打了两个车往城西走,王同、陆海空还有一个女同事顺路,便同打了一个车。陆海空是最后一站,但他却没有急着回家,他想证实一下自己的判断。
  “今天晚了,不回舅舅家住了,回东城的房子。”林茵的这句话还在陆海空耳边回荡。应该没错,这绝对是林茵说给王同听的,王同能无动于衷?他有些怀疑。今天,谁都没少喝,从下午两点一直闹到晚上,酒精让每个人的行为都有那么点不正常。特别是王同和林茵,唱起情歌来没完没了,他们在唱《心雨》时,陆海空发现,林茵的眼睛里似有晶莹的泪光在闪,“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那不正是她的心声吗?于是,当别人都使劲往喉咙里灌酒时,陆海空却留了个心眼,他以清醒的头脑指挥着一双不动声色的眼睛观察着身边的一切。
  但是,十分钟过去了,王同并没有在小区门口出现。
  
  3
  林茵觉得这个夜晚无比惆怅。
  此时,她早已洗漱完毕,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被窝里,看着手机。笨猪,你就不明白我的意思?林茵在心里骂着王同。要不,给他打个电话?不行,一旦他已到家,让他老婆听见可就麻烦了。林茵一时烦躁不安。
  一年前,她就爱上了王同,她爱王同长得帅,爱王同多才多艺,爱王同会唱情歌。是的,部里几个男生,就王同能和自己琴瑟共鸣,他的嗓音是那么的美,充满着磁性,不断地吸引着自己向他靠近。在这个城市,林茵已经独居两年了,两年前,她的父母经不住哥哥的软磨硬泡,双双搬到北京,说是上那居住,其实也是帮儿子带孩子。父母走时,把林茵托付给舅舅,让她上舅舅那住,但林茵因为晚上经常有应酬,使得舅舅不胜其烦。后来,林茵和舅舅约定,晚上再有应酬,就给您老人家打电话,不回来住了,还回自己的房子。舅舅答应了她,省得被她吵醒。
  王同是一年半前由别的公司调入的,林茵在看到他第一眼时就乱了方寸,她觉得这是上天分配给她的男人。可当她了解到王同早有家室,并且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时,她难过了好几天。但随后,她就缓过来了,她对自己说,我又不要求他离婚,我也不让他给名份,我就是喜欢他,他只要给我一份爱,我就满足了。到后来,她把这话也对王同说了,可王同却说:傻丫头,你总有一天会嫁人的,我不能害了你。王同越是这样说,林茵就越不可自拔,以至于开始拒绝所有想接近他的男人。
  
  4
  王同抽了好几棵烟,嗓子又痒又干。最后,他终于作出决定,回家。于是,他关掉手机,踩灭烟头,向家中走去。
  进了屋,小心翼翼地打开冰箱,猛灌了两瓶矿泉水,燥热的身体才感觉有些凉却。
  王同没有回卧室,而是来到书房。喝完酒回来,自己一个人睡,不要影响别人,这是他妻子给他定下的规章制度。躺在床上,他却总也睡不着,想着一些忧伤而又美妙的往事。“今天晚了,不回舅舅家住了,回东城的房子。”他也在回味着林茵的这句话。他知道,这是林茵有意说给他听的,她在盼望着自己去。林茵啊林茵,你想怎么样啊?你不都要结婚了吗?咱们不早就断了吗?你怎么还不忘啊!都怪我啊!王同埋怨着林茵,同时也在自责。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