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党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所亲历的陕西推行农村改


□ 王伯惠

  
  陕西推行以家庭承包责任制为主的农村改革比较早,出过很有名的人物,最有名的是户县三名农村党员杨伟名等,1962年写出《当前形势怀感》副标题是《一叶知秋》,给各级党委上书。
  杨伟名在信中提出:新民主主义的建设还没有完成,七届二中全会的决议符合当前实际,认为后来农村搞这个集体化,不符合农民的实际和利益。另外他还提出来,解放以后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应该允许多种经济所有制形式并存的思想。而且建议退到七届二中全会决议精神上来,允许私人资本主义存在。他提出土地不能买卖,但是要让农民家庭承包。而且要恢复集市贸易,农民剩余的产品可以集市交易,取消统购等。实际上后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的好多思想和政策都是同他的思路一致的。毛泽东从中共中央宣传部的《宣教动态》上看到杨伟名写的《当前形势怀感》的主要内容。1962年8月6日,他在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上说:一叶知秋,也可以知冬,更重要的是知春、知夏……任何一个阶级都讲自己有希望,户县城关公社的同志也讲希望,他们讲单干希望……共产党员在这些问题上不能无动于衷。
  后来,文化大革命中杨伟名被反复批斗自杀了,陕西的一些同志也受了批判。
  杨伟名这个人不简单啊,那个时候能提出市场经济理论,现在有些人用诡才、鬼才形容人家,我觉得都不准确,他确实是个理论家。他这个理论完全出自从事多年农村实际工作的亲身感受的经验积累,而且这个人还喜欢读书,能把实际的东西上升到理论。他写的这个东西,阐明的观念,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在全国都轰动了,特别是《中国青年报》、南方的一些报纸等都轰动了,陕西也要召开纪念会。当时我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缅怀我国思想理论战线的一位杰出的农民英雄》,发表在中共陕西省委党校的《理论导刊》上。过去讲农民英雄,都是讲武装起义啊、暴动啊,但是咱这个陕西的杨伟名是思想理论战线的农民英雄。陕西户县的同志想在北京召开纪念杨伟名的讨论会,《陕西日报》的同志也来找我,想在报纸上开展纪念杨伟名的活动。我认为杨伟名提出的这些问题作为理论探讨可以,但要搞一个大的纪念活动,把好多东西要翻过来,在当时有一些条件还是不成熟的。后来陕西这个纪念活动没有开展起来。
  杨伟名要求实行包产到户的观点,陕西当时支持的人很多,咸阳专员王世俊支持,省长赵伯平实际上也支持,他说:包产到户,也可能是个毒药,也可能是个良药。话说的很活,实际上他认为是良药。多数人包括好多县委书记、地委书记,倾向于或赞成杨伟名的这个观点。陕西当时也有不赞成的,有些人就没有到过农村,好多人不了解农民,不了解农村,脑子里尽是些抽象的观念,也有的人搞过农村工作,但是脑子里全充满搞农业合作化那一套东西,就认为自己是对的,杨伟名是错的。
  包产到户,虽然安徽搞得多,但陕西从理论上、舆论上、言论上,造这个氛围比安徽还全面,还早。邓小平评论安徽那个包产到户,有一个著名的论断,就是“猫论”,不管是黑猫和白猫,能捉着老鼠的就是好猫,说明了哪一种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这种生产关系就是好的生产关系,应该赞成。当时邓小平理论就是从这个传开来的。
  在杨伟名事情之前,咱陕西也派人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调研。我当时在陕西省委政策研究室,担任研究室副厅级的室务委员兼农业组的组长,1962年夏,省委安排我带领一个工作组,到清涧县进行调查,我写的清涧县的调查报告总结了包产到户的十条好处。省委研究室用电报发给在庐山开会的赵伯平,随从开会的朱平看会议气氛不对头,就把我的报告压下了。但是这个报告却成了陕西省委的一大罪状,“文化大革命”中在陕西省革委会成立的通电中,说旧省委要搞资本主义复辟,派人到陕北总结单干的十大优越性等等。我当然也成为被批斗和下放农村进行劳动改造的对象。
  1961年,我在省委常委常黎夫的领导下还调查了定边县。我们到了定边后,才知道陕北农业合作化十分粗糙和简单。当时的情况是,毛泽东讲了“反对小脚女人”,下边便一哄而起,简单命令。干部到农村对农民说:门里是你的,门外就是集体的。定边那一带,我们去调查的时候,农民的毛驴,既要耕地又要推磨,出门又要骑。既是生产工具,又是生活工具。就是这样,一个驴都要集体化。晚上把毛驴关到集体圈里,没人喂草料,毛驴饿着,白天再被大家拉出来使用,没人管,吃不上草料,毛驴不下驹。合作化的时候,牲畜大面积的死亡、出卖、生病。手工劳动要靠畜力,但我在田间调查的时候,看到的牛啊,瘦的真是可怕,农民到圈里,两个人抬它才能让它站起来,别说让它下地干活了。
  针对这种情况,我就抓住中央农业六十条中的那条规定:牧区半牧区,允许农民有一、两头大牲口。定边也是半牧区。他们村子都叫南里圈和北里圈。所以和当时定边县的县委书记冯怀亮进行了商讨,研究决定给社员一户一头毛驴,下放到社员那里去,私有饲养。这个政策一实行,定边经济一下子好起来了,生产恢复了,农民有钱了。那个毛驴可以生骡子啊,一头骡子也很贵啊。在陕北,包括延安、榆林地区的好多地方,都是明为集体,实际家庭承包,所以,就是在当时自然条件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全国三年经济困难时期都能吃饱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