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元时代的“正义方舟”问题


□ 包利民 曹瑞涛

  [摘要]由于一系列原因,世界的“多元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逐渐发展成为了一个真问题。多元时代的出现与现代性的发展及其问题相关联。现代性的发展击碎了人们对启蒙理性的普世同一性的信仰,而经济全球化的冲击,则使多元化在当代社会中因受到挤压而剧烈反弹。多元时代的困境可以概括为“多”和“一”的取舍两难问题。多元化的冲击,会不会导向“有多而无一”的分崩离析?对此,罗尔斯在他后期“政治自由主义”的思想中重新调整了正义问题的重心,及时把握住了新问题的一些方面,并且提出了“价值体系多元、政治正义一元”的解决办法。但是,这一政治自由主义的方案受到了许多质疑,是否成功,还有待于进一步的反思。
  [关键词]罗尔斯 政治自由主义 多元化 正义 现代性
  [作者简介]包利民(1958-),男,浙江省东阳县人,浙江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古希腊哲学和现代西方政治哲学研究。
  曹瑞涛(1973-),男,山西省太原市人,杭州师范学院讲师,主要从事西方政治哲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B5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439-8041(2007)02-0068-06
  
  一
  
  罗尔斯是一个能够感受到时代的重大问题并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的政治哲学家。《正义论》无疑是为20世纪60-70年代美国的福利政策寻找一种不止是权宜之策的理论基础。应当说,它切中了那个时代的中心问题,取得了相当的成功。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当美国国内出现多元化问题时,1993年,罗尔斯专门讨论这个问题的专著《政治自由主义》又及时地出版了。罗尔斯在多元化问题上开出的药方是否同样对症下药,是否有效?我们只有从对美国社会的多元化状况的发展研究入手,才能作出恰当分析。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人自认为美国已进人多元化时代。那时,一种特殊的世界形势把美国卷入了这一状态。当时的美国看上去也很愿意进人其中。比如,1941年6月19目的《底特律自由新闻报》曾发表过一幅阿瑟·波伊尼所作的漫画,画中自由女神伸开她宽大的臂膀,把世界上所有受法西斯迫害的孩子们拢在自己的怀中,口里说着“我的孩子们”!这些孩子身上都写着他们的国籍,有波兰的、法国的、斯堪的纳维亚的,还有德国的、意大利的……每一个孩子都露出幸福的微笑。远处还源源不断跑来更多的孩子。尽管这时跑来的还都是些白种人的族裔,但美国已经俨然以一个多元社会自居;而且,为了显示出与她的法西斯敌人之间的不同,美国人似乎决心做到使人们一视同仁地享有美国式的自由:既然种族主义是法西斯敌人所信奉的哲学,那么美国的价值观的基础自然就是对多元化的容忍和对全体平等的追求。
  然而事实上,二战的特殊环境使美国并没有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多元国家。即使到了战后,铁幕两边高度紧张的军备与经济竞赛,也使加入到美国社会中的各族人民没有多少精力注意他们身上承载的多元性。二战时期的特殊历史境遇只是为美国成为一个真正的多元社会埋下了种子,冷战的气候却并不适宜它们生长。多元化在当时只是表面现象,或者说,至多是美国为了打击前苏联的一个华而不实的招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学术月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