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周作人的新思考


□ 顾 农

  周作人是一位相当重要而难以理解的思想家、散文名家。关于他的这两个方面,学者们已经做过不少研究,但是还有许多工作可做。近读刘绪源先生的大著增订新版《解读周作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8年版),思想为之激活,不禁跟着作者重新思考这两个方面的问题,略有心得,请附骥尾一谈。
  《解读周作人》一书的初版(上海文艺出版社1994年版)凡六章,都是讲周作人以及他的及门弟子俞平伯、废名等所谓“言志派”作家的散文艺术的;该书一出就很得读书界的推重,其中关于周氏散文的涩味与简单味的分析、关于那些“文抄公”式文章的品评、关于“言志派”散文与五四以来若干散文名家(如鲁迅、林语堂、梁实秋、丰子恺、冰心、何其芳等)之区别的提法和论述,都给了读者极大的启发。作者艺术感觉之细腻敏锐,文本分析之深入细微,行文结构之从容灵动,我当时读了就觉得耳目一新,身心愉悦,与平时拜读那些学院派高头讲章式的论文心情完全不同。舒芜先生在书评文章《真赏尚存斯文未坠》中给予此书非常之高的评价,亦复深得我心。
  这一回绪源先生在新版中增加了4篇文章,其中后两篇专讲周作人的思想。加上这一方面的文字使内容更为全面,当然艺术和思想本来也无从截然分开。
  同鲁迅一样,周作人的思想就蕴涵在他那些题目五花八门的短文之中,他并没有写过什么当代学者最为看重、非有若干本即得不到现行评估体制承认也不足以成家的专著(只有一本也许是例外,那就是《中国新文学的源流》,但这只是几次讲演的记录稿,也还不是现在意义上的专著);但他又同鲁迅不同,到20世纪40年代上中叶,忽然写了一篇题目很大的文章:《中国的思想问题》,在此前后,又就中国文学问题(实际上仍以思想问题为主)写了好几篇相当宏观的文章,内容略有重复,都收在《药堂杂文》(北京新民印书馆1944年版)一书中,列为第一部分。
  周作人平时从来不做这些大题目,所以这一组文章特别引人注目,值得深思;但由于这时他已经下水,今人一般不大重视它们,或予以简单化的否定。刘绪源先生的《(中国的思想问题)及其他》一文却就此进行了专题的深入的研究,得出一系列重要结论,再一次给我耳目一新豁然开朗之感。刘文指出,当时在华北沦陷区,日本军国主义者及其忠实走卒正在宣传日本的皇道、武士道,并且硬说这就是中国传统的儒家思想,要拿这个东西来对中国老百姓“启蒙”。一场“思想战”正在来临。周作人本来已经下水,他觉得中国绝对不可能打赢抗日战争,于是干脆承认业已形成的日本人统治华北的局面;但在主观上他却想为保存华北的教育,为保护北京大学做点好事。在政治军事问题上他自然不可能有任何作为,甚至还说过许多同他过去的身份与思想极不相称的话(这些他后来说乃是演戏、应酬,这当然是为自己辩护,但也并非毫无根据),在许多悲惨的事情面前装着无所闻见;但他确非铁杆汉奸,而且也并不赞成所谓的“皇道”,于是就出来大大地谈论了一番中国传统思想的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