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他活在人们心间


□ 黄伟经

他活在人们心间
黄伟经

一年前的那个上午,也是“五一”节的前两天,在广州梅花村一幢公寓内那间简朴的书房里,黄秋耘还同夫人蔡莹一起,并排坐在我落座的椅子侧边的长沙发上,像往常那样同我说话闲聊。而一年后的此刻,我步入这间约十平方米的书房,却只有默默静坐在长沙发上的蔡莹大姐接待我的到来。书房内,一切的摆设,都跟黄秋耘生前一样:一个个装满书籍的书柜,依旧靠着两侧墙壁立着;长沙发前那张茶几上,仍然放着一些报刊杂志;黄秋耘最后几年断断续续伏案写下“听车楼随笔”几十篇短文的那张普通写字台,也还原样摆放在明亮的玻璃窗前。写字台上依然是那样的干净整洁,依然放着纸、铅笔、圆珠笔。我眼前忽然一片模糊,仿佛看见黄秋耘从沙发上慢慢起来,走到写字台前坐下,从抽屉中取出一篇还是两篇他改定的“听车楼随笔”,让我捧读后代他转交或邮寄有关报刊;我仿佛还看见黄秋耘那对明亮的大眼睛闪着温和而锐利的目光,听见他那稳重而深沉的话声,以及他突然感到气促而接连进出的那一阵阵咳嗽。当然,这都不过是我的幻觉,黄秋耘的身影已经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令我倍感亲切,让我聆听过他许多教益的书房了。
我的到来,使蔡大姐又一次沉浸在对秋耘的缅怀之中。她同我谈到秋耘的一些往事,告诉我:秋耘生前收到朋友的信,看过之后都由她保存。朋友们的这些信,多年积存下来已有不少。秋耘病逝后,她与子女不断收到海内外亲友的唁电和慰问信,其中好几十封是秋耘不同时期的朋友发来的。我知道秋耘不喜也不善交游,有那么多友人吊唁怀念他,这也从一个侧面看到秋耘的为人。蔡大姐珍惜地收存这些给她和家人以莫大慰藉的电报和信函。她同我一边说着,一边从书房茶几旁取出装满这些唁电、函件的几个大信封袋,置于她坐着的长沙发上。她从大信封袋逐封取出,重新浏览,又一封封让我阅读。几乎整个上午,蔡莹大姐同我都在阅览、交谈这些来信和唁电。而发来吊唁电报和信函的二三十位朋友,大多数我都熟悉或听秋耘生前谈到过,只有几位我不认识。这些唁电和来信,各自表述了他们对老作家黄秋耘生平为人及其作品的认识、理解与评价。我想,应该将这些唁电、信函公诸报刊,让喜爱、敬重黄秋耘的读者朋友也能读到。征得蔡大姐同意,我随即选出一部分唁电和信件复印了一份。现在,谨从中选出十封,逐一将其全部或主要内容录出,于此呈给读者。
经历过炼狱、今已耄耋之年的老杂文家曾彦修(严秀),共和国成立初在《南方日报》主持笔政时就与黄秋耘同事,相知已近半个世纪。他得知黄秋耘病逝后,即从北京拍来唁电如下:
黄秋耘同志夫人礼鉴,顷闻秋耘同志病故,不胜悲痛。一个杰出的共产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永别了,一个大写的人永别了,一个真正的人民之友的典型树立起来了。谨电致唁,敬希节哀。
秋耘生前跟我谈过在胡风案中遭受厄难的学者、作家王元化,说:“王元化有才气,治学有功底,我读过他一些学术文章和反思文字,觉得很有卓见和深度。”但他没有同王元化通过信,也未见过面。黄秋耘逝世后,王元化从上海寄来了吊唁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