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见,“阿廖沙”


□ 施晓宇

  一
  
  “阿廖沙”是我曾经的同事。我们在福建省文联大楼里一同共事了二十一年。我们都是《福建文学》和《台港文学选刊》的编辑——其时这两个刊物是一家人——一套编辑人马编两份刊物而已。直到二〇〇六年初我重返高校执教,才与“阿廖沙”分别。
  认识“阿廖沙”是在一九八三年。这年的夏天,《福建文学》杂志在福州鼓岭(鼓山之巅)举办一期小说作者的培训班——那时还不兴叫“笔会”,但性质就是后来的文学笔会。就是把全省的《福建文学》编辑认为有培养前途(少数已是小有名气的作家)的作者集中起来,利用鼓岭天然的避暑胜地,安心创作。在这期培训班上,我认识了福建文坛“女三剑客”林祁、王世彦、郑枫(如今全部定居海外)。还认识了后来成为闽籍乡土作家领军人物的陆昭环。也是在这期培训班上,我认识了“阿廖沙”。 “阿廖沙”是当年刚刚从武汉大学中文系毕业,分配到《福建文学》当小说编辑的。按规矩,也是出于礼貌,我和其他作者都管“阿廖沙”叫“老师”。由于才进编辑部上班两个月,腼腆的“阿廖沙”不让我们叫“老师”。他说话的口气是慢悠悠的,声调也不高:
  “不要叫我老师,叫我阿廖好了。”
  从此,我们就对他“阿廖”“阿廖”地叫开了。叫到后面,为了表示亲热,我们干脆有时候叫他 “阿廖沙”。因为出生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上下的人,都读过苏俄的文学作品,都对高尔基、托尔斯泰、法捷耶夫、萧洛霍夫、马雅可夫斯基等作家诗人的名字耳熟能详。也知道苏联小伙子很多名叫“阿廖沙”的。
  也是从此,“阿廖沙”低调、谦虚为人了一辈子。
  
  二
  
  “阿廖沙”真名叫廖一鸣,一九五八年出生,家住厦门,是老家在闽西永定县的客家人。“阿廖沙”小我两岁。加上我也是刚刚留校在福建师大工作才一年多,彼此年龄相当,经历相同——都插队当过知青,所以我与“阿廖沙”很快熟悉了。更没有想到的是,一九八五年元月,因为创作关系,我也调入福建省文联当文学编辑,与“阿廖沙”成为朝夕相处的同事,互相混得更“铁”了。
  “阿廖沙”平素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性格属于慢热型的。尤其在生人面前,习惯三缄其口,埋头抽他的烟。后来我发现,“阿廖沙”不爱说话,不等于他不会说话。在“阿廖沙”节奏缓慢、语速迟滞的话语中,你会很快发现“阿廖沙”语言特有的幽默感。而且,这种幽默感是高品位的,往往你需要想一想,嚼一嚼,才能体味到“阿廖沙”语言的幽默意味。就在你恍然大悟、开怀大笑的当口,“阿廖沙”跟着 牙一笑,猛吸一口“骆驼”牌香烟。
  在发现“阿廖沙”说话幽默的时候,我还发现,在中国,就地域而言,数闽西和陕北的烟民人数最多,密度最大。“阿廖沙”是其中一个名副其实的铁杆烟民,据说他从初中起就开始抽烟了。高中毕业回到老家闽西永定县插队,更是天天烟不离口。而且,“阿廖沙”抽烟是认牌子的。插队时候据他说,那是因为“生活所迫”,没有资格讲究,逮着什么抽什么。改革开放以后,“阿廖沙”长期固定抽厦门产的“骆驼”牌香烟。这种中外合资的香烟(美国老品牌),“阿廖沙”说它“劲大”,抽起来过瘾。如果一时买不到“骆驼”牌,“阿廖沙”就抽武汉产的一种名叫“金桥”的香烟。一者“阿廖沙”毕业于武汉大学,对武汉有感情;二者“阿廖沙”说“金桥”牌香烟的优点也是“劲大”。你就可知年纪轻轻的“阿廖沙”在抽烟的资历上,绝对不是一个等闲之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