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赏红


  

  在中国的传统语境里,秋天总有特别的况味,天高云淡,西风紧,北雁南飞。而在萧瑟秋景中,却有—种例外,它绚烂、热烈、美艳,它让秋日胜春朝,它是“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红叶,是普罗大众眼中惊艳的美景,是中国文人心头最珍视的一抹红。

  文 凌云

  晓来谁柒霜林醉

  红叶是怎么红的?植物学的解释咱先按下不表,文人的理由毕竟有趣得多。宋代诗人杨万里在《红叶》诗中写道: “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客。”原来是枫树偷喝了天上的酒,醉得红了脸。这么有情趣的描写,果断是真爱啊。

  其实中国的传统文化多赞赏花木与果实,到了唐朝,才由诗人杜牧开创了对树叶的讴歌,他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不但在当时好评一片,还选人了现代小学语文课本。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让最不爱背古诗的学生也能牢记这两旬,但确实有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被它绝美的意境吸引着,每到秋天,开车或停车,翻山越岭遍寻一场红叶的幽会。

  在杜牧的眼里,这种同样处于萧瑟秋天将要飘零的叶子,并没有悲伤的基调。俞陛云在释杜诗时说,文宗年间,杜大诗人路过长沙岳麓山,发现满目枫林于“风劲霜严之际,独绚秋光”,可以想象那感觉就仿佛寒夜里的孤寂旅人遇到一片人间灯火,瞬时温暖心扉。

  白居易在《和杜录事题》中有“寒山十月旦,霜叶一时新。似烧非因火,如花不待春”的句子,轻松明快,也是把红叶比作了花。明人李渔在《闲情偶寄·种植部》里明确了这种理念,认为枫桕是“木之以叶为花者”,秋天用树叶开出这么绚烂的花,当然不应悲切。

  而到了革命者眼里,红叶更被赋予浪漫的英雄本色。那是毛主席的“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万类霜天竞自由的豪迈,是陈毅元帅的“霜重色愈浓”的革命斗志,是郭沫若先生“纵使血痕终化碧,弋阳依旧万株枫”的咏叹,也是叶剑英元帅“文山去后南朝月,又照秦淮一叶枫”的绝唱。

  但不管怎么说,红叶毕竟是深秋之叶,是将落之叶,颜色只是它的表象,即将到来的飘零才是它的宿命。因而在中国文化的另一部分里,红叶牵系着中国文学永恒的母题:悲秋、离别与相思。元代剧作家王实甫在他的《西厢记》里一语道破天机: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杨万里说枫树醉酒红了脸只能讨巧地搏人一笑,说是离人泪染红枫叶的,才能引起中国人真正的心灵共鸣。

  当一树碧绿逐渐转黄转红,季节的变迁和风霜的浸洗在眼前活生生上演,凄美其实是一种致瘾性的美学情怀,不悲秋的诗人根本不是诗人。连“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辛弃疾,在写到红叶的时候都会说“落时西风时候,人共青山都瘦”。李商隐阶下的青苔与红树,是“雨中寥落月中愁”;李白牛渚怀古挂帆去后,但见“枫叶落纷纷”;白居易的笔下,菊花是携酒助兴的,红叶却“添愁正满阶”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东方养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东方养生
更多关于“赏红”的相关文章
分享: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