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之死:他没有等到黎明


□ 黎光寿

  看病难是近年来突出的社会问题。人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病。年逾八旬的老父亲生病住院,虽然儿女齐全,但都避之唯恐不及。为此,儿女之间,病人家属与医院之间,生出种种令人痛苦难熬的纠葛,使一家人饱受折磨。本文讲述了作者为父亲治病的种种遭遇,道出了千百万患者的共同困惑。
  
  2009年5月11日凌晨4点17分,二哥的儿子我的二侄子给北京的我打来电话说:“爷爷不在了。”
  在这个电话之前的两个小时左右,我敬爱的老父亲悄然离世,此时距他82岁生日还有5个月零10天。
  为民谋利和兼济天下是父亲教给我们的理想,但在他培养了我们拥有并追求这些理想之后,父亲陷入了孤独。他每天都在家里辛勤劳作,孤独地渴盼我们能实现自己的理想。2001年,我们接他进城后,仍然没有改变他的孤独。
  父亲不在了,回想他一生的追求,回想起在他年老之后我为了追求梦想而离开他,在他离去的时候还不能让他过上幸福的生活,回想起他离去的那个黎明前的时刻,我的感受就是———他离开人间时,黎明还没有到来。
  
  第一次好感
  
  父亲出生于1928年农历九月二十七日,秋收起义之后。我家乡贵州凯里远离全国的政治中心,也远离当时的红色革命根据地,爷爷为了让父亲能多认几个字,能够看账本,给了他进私塾学习的机会。
  如果还存在科举考试,在20世纪40年代,父亲也完全可以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曾经读私塾,许多书都过目不忘,许多故事都能够触类旁通,也能够把文章写得朗朗上口。但当时已经进入民国,从隋王朝开始的科举考试已经废除多年。
  更严重的是,当时处于战乱年代。父亲15岁做了一个月老师,家里被派了兵役,他被迫躲进丛林,但一年后被国民党抓去当兵。此后他转战大江南北。1947年国共大决战前夕,他作为傅作义部队的一分子,驻扎在北京东北方向的古北口,镇守北平古城。东北解放军入关,在古北口发生了战斗,父亲作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身负重伤在丰台住院治疗。三个月后他请假回家,直到北平和平解放,他再也没有回过他所在的部队。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父亲再次入伍,1951年跨出国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他所在的部队是铁道兵部队,主要任务是修铁路架大桥,为前方部队提供后勤保障。父亲是一名机枪射手,被编入铁道兵部队中的武装护卫部队,用机枪捍卫铺路架桥的战友,保证不受美国飞机和地面部队的袭击。战争结束后,父亲还曾经收到过朝鲜姑娘赠送的相片和其他礼物,但他放弃了可能安排在城市的工作,回到了农村,先后从事了多种工作,最后做了一个本分老实的农民。
  从战场归来的父亲认识了有一些文化的母亲。他们是自由恋爱,养育了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父亲年近50岁时,我来到这个世上。
  我很小的时候,接触了许多关于朝鲜的故事和传说,教科书上异常惨烈的上甘岭战斗,我在正式读书前就知道了,其原因主要是父亲的口传。在我幼小的心目中,父亲是一个高大伟岸的军人,是给全家带来安全和荣耀的力量源泉。在父母的催促下,我希望自己能够像英雄一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
  父亲从来不骂我们,也不打,更没有抛弃我们。每隔三天,他都要挑着100多斤重的大米,翻山越岭,步行30多华里到邻近我们村的两个集镇上出售,拿到钱就回来交到母亲手上。
  父亲从来不乱花钱,也从来没有冲动去购买生产和生活以外的什么奢侈品。他赶集卖米挣回来的钱都在母亲手上,这些钱后来变成了我们身上的衣服,书包里的书籍文具,学费以及从农村到城市的路费。
  考上大学后,父亲来送我,在打背包时,他教我怎样打背包更结实更漂亮。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和手法,我第一次感到了父亲的亲切,开始有了跟他沟通的欲望。在我踏上去大学的汽车时,看着父亲的身影,我一直在回味着朱自清描写父亲的《背影》。
  在大学期间,我参与和组织了贵州省各高校的大学生送书到农村去建乡村图书室的活动,并在假期不停地各处走访,进行社会调查。父亲得知后没有责备我,没有说我在浪费时间和金钱,只是跟我说我继承了他年轻时候的满腔热血,他建议我尽量避免走他的老路,一定要走一条光明的路。父亲的话,让我瞬间感到父子之间的血脉相通。
  父亲正直得让人难以接受,他不人云亦云,也不随波逐流。他没有高深的理论和哲学思辨,但有一个明确的是非观念。
  
  最后一个愿望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在我之前,有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除了大姐以外,全部都读到了初中以上。二哥和二姐初中毕业,大哥成了村里考上中专而获得工作的第一人。我则是村里第一个考上正规大学的人,毕业后也获得了稳定的工作。
分享:
 
更多关于“父亲之死:他没有等到黎明”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