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亲之死:他没有等到黎明


□ 黎光寿

  看病难是近年来突出的社会问题。人什么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病。年逾八旬的老父亲生病住院,虽然儿女齐全,但都避之唯恐不及。为此,儿女之间,病人家属与医院之间,生出种种令人痛苦难熬的纠葛,使一家人饱受折磨。本文讲述了作者为父亲治病的种种遭遇,道出了千百万患者的共同困惑。
  
  2009年5月11日凌晨4点17分,二哥的儿子我的二侄子给北京的我打来电话说:“爷爷不在了。”
  在这个电话之前的两个小时左右,我敬爱的老父亲悄然离世,此时距他82岁生日还有5个月零10天。
  为民谋利和兼济天下是父亲教给我们的理想,但在他培养了我们拥有并追求这些理想之后,父亲陷入了孤独。他每天都在家里辛勤劳作,孤独地渴盼我们能实现自己的理想。2001年,我们接他进城后,仍然没有改变他的孤独。
  父亲不在了,回想他一生的追求,回想起在他年老之后我为了追求梦想而离开他,在他离去的时候还不能让他过上幸福的生活,回想起他离去的那个黎明前的时刻,我的感受就是———他离开人间时,黎明还没有到来。
  
  第一次好感
  
  父亲出生于1928年农历九月二十七日,秋收起义之后。我家乡贵州凯里远离全国的政治中心,也远离当时的红色革命根据地,爷爷为了让父亲能多认几个字,能够看账本,给了他进私塾学习的机会。
  如果还存在科举考试,在20世纪40年代,父亲也完全可以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他曾经读私塾,许多书都过目不忘,许多故事都能够触类旁通,也能够把文章写得朗朗上口。但当时已经进入民国,从隋王朝开始的科举考试已经废除多年。
  更严重的是,当时处于战乱年代。父亲15岁做了一个月老师,家里被派了兵役,他被迫躲进丛林,但一年后被国民党抓去当兵。此后他转战大江南北。1947年国共大决战前夕,他作为傅作义部队的一分子,驻扎在北京东北方向的古北口,镇守北平古城。东北解放军入关,在古北口发生了战斗,父亲作为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身负重伤在丰台住院治疗。三个月后他请假回家,直到北平和平解放,他再也没有回过他所在的部队。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父亲再次入伍,1951年跨出国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他所在的部队是铁道兵部队,主要任务是修铁路架大桥,为前方部队提供后勤保障。父亲是一名机枪射手,被编入铁道兵部队中的武装护卫部队,用机枪捍卫铺路架桥的战友,保证不受美国飞机和地面部队的袭击。战争结束后,父亲还曾经收到过朝鲜姑娘赠送的相片和其他礼物,但他放弃了可能安排在城市的工作,回到了农村,先后从事了多种工作,最后做了一个本分老实的农民。
  从战场归来的父亲认识了有一些文化的母亲。他们是自由恋爱,养育了两个哥哥和两个姐姐。父亲年近50岁时,我来到这个世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黎明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