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前世今生马家辉



  “您似乎更喜欢别人称呼您马博士?” 他调侃道:“我喜欢人家叫我马叔叔,但人家总叫我马博士,气死我。”
  
  访问马家辉之前,我是他的读者。
  我读他的《江湖有事》、《爱恋无声》、读《关于岁月的隐秘情事》、《死在这里也不错》,还有《日月》和《明暗》。只觉这是一位十分有趣的作者,性情、诙谐、敏感、自恋、八卦,并丝毫不介意袒露内心深处的小九九。
  见到他的那天下午,他穿着墨绿色长呢大衣,戴着一条长围巾,深卡其色裤子,搭配一双蓝色板鞋,背着一个黑色帆布袋,手里拿着新款奥林巴斯pen,不断地按下快门,想留住他觉得美好的一切。
  他爱开玩笑。
  开始时,我称呼他马先生。寒暄过后我忽然想起,“您似乎更喜欢别人称呼您马博士?” 他调侃道:“我喜欢人家叫我马叔叔,但人家总叫我马博士,气死我。”
  
  不止一面的马家辉
  
  身为读者,访问当然从读者最感兴趣的问题开始。
  “每次从北京回香港,必打电话给家辉,他会说今天没空要录影,明天主持座谈会出席酒会,后天小周末钟晓阳或许愿意傍晚出来喝咖啡,晚上张大春大概有饭局,饭后可能上龙应台或罗大佑家摆龙门阵,说不定会见到林青霞,愿者参加,如我届时还在港就有着落了。”这是陈冠中在马家辉新书《日月》序言里的开篇文字。
  而马家辉的另一位好友梁文道所描述的马家辉则是另外一副模样:“马家辉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都觉得他长得风流倜傥(故有香港文坛师奶杀手之称),交游广阔(从朱天文到高行健都跟他有不错的交情),应该是很外向很长袖善舞的一个人。不,其实他不是。认识他十多年了,我所知道的马家辉极其内向善感而纤细,不喜欢饭局应酬,不擅长与人交往,他最适合做的事是躲在房里读书写作,或者坐在幽黑的电影院里一个人对着银幕默默流泪。为什么大家都误会了他呢?明明他自己都写出来了,有恐人症呀,你叫他怎么在公共场所谈笑风生?”
  王德威则在《爱。江湖》(麦田文化出版)的序里写道“其人也,急公义,喜诙谐,博学多能、兼有名士风格,在传媒、舆论、编辑、社运各领域都能一显身手。相形之下,他作为学者——威斯康辛大学社会学博士——的身份反而似乎隐而不彰。但既然身为‘社会学’学者,马家辉显然认为他问学的环境不应该只局限在课堂书斋。对于香港这些年的变化,他有感同身受的经验,也有舍我其谁的承担;他毋宁更以作一个与香港脉动息息相关的公共知识分子为荣。马家辉也是个勤快专栏和部落格作家。在这些文字里,他固然关心时事,时作不平则鸣,但更勇于显出感性的一面。这文字的马家辉爱读书,对文学饶有兴趣;爱电影,中外新旧兼容并蓄,港产电影尤其情有独钟;他也喜欢朋友,眷恋家人。更重要的,他眼观四面,对浮生世事总是投以有情的眼光,也每有相当细腻的省思。”
  哪个才是马家辉?
  马家辉除了担任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助理主任一职,同时还兼任《明报》世纪版的策划人和电台、电视台节目的主持人,多重的身份,让他有无数饭局应酬。“因为工作的需要我有很多应酬,但是这种应酬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交朋友。陈冠中知道我都是匆匆来匆匆去,他不知道的反而是,我对他的态度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假如你问我为什么?因为陈冠中对香港文化的理解和研究,对我这个年龄段的香港人来说是有启蒙作用的,我们对他有很深厚的感情。所以我不会对他say no,我是一个没有办法对他说不的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