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武昌(二首)


□ 亦 来


武南村

火车站以南是城市的暗疾,是一个人
身体以外的肿瘤。它所带来的疼痛
是不速之客,惊搅黑夜的寂静,像
火车拉着汽笛驰过,在梦中留下擦痕

那是七月的一天,送走了一位朋友。
在出口处,我瞥见了一条向南的隧道
指向经验中的未知。身后城市拥塞
仿佛感冒患者被寒风堵住的鼻子。此刻

我同意把一切翻转过来,归途、成长
追名逐利和对时间翻来覆去的算计。
那黑暗隧道的另一头是已倒闭的工厂?
笨重机器的假肢?还是旷野?私家花园?

围墙。醒目的红砖,一块紧攥一块
它们传递着爬墙虎和光要来的消息。
青石板小路。光滑似蛇脊,蜿蜒如
蛇的腰。它来历不明,但去向已定。

还有低矮的房子,墙壁和木窗的裂纹
如同葵花被割破的脸。还有三两老人
从自家菜园里来,白菜偎在篮子里
水灵,惹人疼爱,多像她乖巧的孙女。

孩子们其时在房前做着游戏,女孩子
跳皮筋,男孩子举着木制的兵器,砍砍
杀杀。他们都是岳飞,却无人愿意演
秦桧:童年的底片上没有权术和奸臣。

我还看到另外一个孩子,从池塘那边
跑来,他左手拿一只荷花,右手捧着
一把蛙卵。他嗅到了清香,也闻到腥味
这正是他开始懂得了美和羞耻的年龄。

而武南村再往前走就是尽头,这如同
一节电池悲伤的两极。两极之外有“场”
善恶的花草无声开放。因此我们说:
“看不见的手推着,我们在磨中化为粉尘。”

而城市,城市的记忆几乎是一片空白,
清洁工多么忠于职守,我在墙壁上
留下动词,她就把它轰走,如果是名词
就将它化在水中。只有房子,留下了

它们的躯壳。这让我怀疑:是不是
只有没有灵魂的东西才是不死的?
那么武南村呢?它的将来难道会永远
是我们的过去?工业的易容术伤不到

它蒙娜丽莎的脸?唉!多虑徒增烦恼。
现在,它为返回提供了另外的可能性。
只是在灰蒙蒙的天气中,死亡的苜蓿
催促生者的话,习惯加速而无暇转身

鲁磨路

一路往北就是磨山,名片上的风景区
白云、蓝天,仿佛空中的湖光山色。
而梅花是深秋的盯梢,在雪的掩护下
埋下火药,红色弹片溅满了植物园。

这里距离磨山还有好几站路,要经过
几个医院、研究所,几座深闺似的校园......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