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远的契诃夫


□ 刘文飞等


  座 谈 纪 要
  
  二○○四年九月二十九日
  汪晖:和契诃夫有关的讨论,在《读书》这是第二次。上一次是在几年前,关于林兆华的《三姊妹·等待戈多》。去年秋天,林兆华导演提出要搞“契诃夫戏剧季”。今年演出开始后,我们请了《读书》的一些作者来看这些戏。我自己的感觉是,和几年前相比,我们对契诃夫的理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了新的理念。今天,我们请两位导演和学者、朋友一起来聊一聊,做一个讨论。
  林兆华:北京人艺的建院方针很明确,就是学习莫斯科艺术剧院,这就意味着要走现实主义的道路——还应该加上革命二字。北京人艺如果搞一个契诃夫的戏剧节,我觉得有特殊意义。如果契诃夫的几部大戏都能演,还可以发动其他团,发动一些年轻人创作改编,那是非常好的。初衷就是这样。后来一讨论,第一句话就是,排那么多契诃夫的戏,有票房吗?我说,说实话,不会太好。但这不是一个票房的问题,我们可以研讨研讨契诃夫的戏剧对中国戏剧界的影响,也应该研讨研讨几十年来现实主义的道路以及现实主义的未来发展。后来人艺不做这件事,我就找了赵有亮。最困难的时候,总是国家话剧院支持我。我又游说了张宇、游说了汪晖,又找社科院的童先生。如果一起搞起来,不是一个单纯的演出。不管怎样,我认为这件事对中国的戏剧界是会有历史影响的,尽管我们的票房不理想。
  王晓鹰:国家话剧院在二○○一年底建院后不久,赵有亮院长就对我说过,应该以国家话剧院的名义搞一个国际戏剧节,每两年一次。国际上的戏剧交流主要靠戏剧节之间的流动、循环、交换剧目。我们的计划是二○○四年一定要把第一个戏剧节做起来。今年第一届怎么做还没有计划的时候,“大导”来谈契诃夫戏剧季的事。赵有亮觉得正好。这是一个很好的机缘。从这次的效果来看,在社会上的反响还是很不错的。我们希望每两年一届的戏剧节能够继续做下去。现在戏剧界的人和很多观众都希望通过戏剧节看到更多的外面的好戏。至于我自己导的《普拉东诺夫》,从有想法到最后排演,经历的时间也比较长。我一九八八年到德国去看柏林戏剧节,第一次看到德国剧团演《普拉东诺夫》。在此之前,我们都不知道契诃夫有这样一部戏。老师和学者们都没有讲过,可能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部戏。后来我问人家,人家告诉我,这是契诃夫逝世很久以后才发现的他年轻时候的作品。我大吃一惊。这件事在我心里面留下一个结,后来我注意到国外经常演这个戏。所以这次要做这个戏剧节,我就想了了这个心愿。童先生也非常鼓励我排这个戏。有人还说这次戏剧节是不是有意识这样安排剧目的。其实是一个巧合:从他的处女作开始,到他的最后一部作品结束。大体就是这样一个情况。
  童道明:关于契诃夫,我想,一个从简的作家在今天的意义可能决定了他的价值。可以想一想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老师对我们讲,《樱桃园》就是没落的贵族阶级让位于新兴的资产阶级。但是,一九六○年,爱伦堡写了一本书《重读契诃夫》,对辞书、教科书对契诃夫的描述做了质疑,他说,每一本辞书上都告诉我们契诃夫是一个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愤怒地揭露了沙皇时代的什么什么什么。爱伦堡说,这都对,但没有解决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今天的人还那么愿意看契诃夫的书?难道他们是想知道一百年前资产阶级是怎么和贵族阶级斗争的吗?是想知道阶级的变动吗?不是的。肯定是契诃夫的作品中有什么永恒的、能够随时代前进的因素。所以契诃夫诞生一百周年,对契诃夫的再认识,是一个非常大的契机。今年,我到国家图书馆做讲座,主持人说,五十年前,一九五四年,我们也有一个契诃夫的讲座,题目是“契诃夫的小说”,今天讲的是“契诃夫的戏剧”,这说明契诃夫作为戏剧家的意义越来越被人们认识。我们不知道,再过半个世纪,关于契诃夫的讲座会是什么样的论题。我在想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日瓦戈医生》的作者到了晚年的时候说:俄国作家里面我最喜欢普希金和契诃夫。可能是因为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可能就是一种简易,或者像曹禺先生讲的,他的剧本里面没有张牙舞爪的穿插。是平易里面见深邃的。这就是契诃夫的情调。在这个十年中,契诃夫离开我们的青年人远了。我们老一辈的知识分子读契诃夫是读了很多的。但是,这次活动以后,一些青年人对我说,他们开始喜欢契诃夫了。可能是因为开始接触契诃夫了。
  格非:刚才童老师讲到,对契诃夫有一个再认识的过程。小说界也有这样一个过程。不同地区的作家,对契诃夫的小说也提出重新评价。最有名的可能是美国的雷蒙德·卡弗,他认为契诃夫是世界上最好的作家,契诃夫最重要的特点就是简洁。据说契诃夫有一句名言,年轻人问他写作的技巧,他说写好小说的前提是不要耍蹩脚的花招。我们原来读他的小说比较多,觉得比较有意思。传统的教科书里面把他当作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实际上西方对他的现代主义因素一直有很长时间的研究。如果仅仅从情节等外表来看,他的作品的确像现实主义作品,里面掺有现代主义因素。这次我看了这几个戏以后觉得,除了俄国的那个戏之外,都有现代主义的技法融会在里面,这些技巧融进去以后是很协调的,剧作本身对这些技巧有亲和力。这促使我们反思现代主义的发展。在小说的发展中,有早期和后期现代主义之分,早期的现代主义和观众、读者之间有非常大的距离,目的就是要造成对世俗世界、大众的疏离,后期的现代主义有非常大的变化,这个变化刚好和契诃夫不是特别明显的现代主义倾向融合在一起了。在讲到中国传统戏剧的时候,会讲到抽象化、写意性、象征性等等。这次我很惊讶地看到,以色列和加拿大的这两个戏和我们的理念很接近。里面有很多极其抽象的东西。很意外的是,观众看这些抽象的东西,没有任何问题,普遍能接受。鼓掌的时候都恰到好处,说明完全能够理解。在小说史上,现代主义后来做了很多的改变,不像乔伊斯的《尤里西斯》那样的作品。我想戏剧当中也会有很多变化,这种变化和契诃夫本人是贴近的,所以看上去非常和谐。第二,它的发展可能和我们国家对西方现代主义的认识,有一个小小的反差。它发展到后来,反而有一点简化,把原来现代主义的标志性的东西简化掉了。简化掉了以后在感觉上反而像是一个现实主义的东西。但它把里面相当重要的一部分东西保留了下来,一个经过现代主义训练的观众是不可能看不出来的。因为演出和小说不一样,小说还要通过语言的中介,演出直接就可以打动观众,所以观众因修养受到的局限要小得多,交流就非常有效。另外,表演也趋于简化,不像早期的荒诞派戏剧。加拿大的和以色列的又不一样,增加了很多表演性的东西,提供视觉享受的东西,本来这些和真正的话剧是不搭界的,但糅进去了,完全作为供观众欣赏的趣味性的表演,我觉得结合得非常好。这使我感觉到我们对西方现代主义的认识和学习的过程中,对西方和我们传统戏剧的微妙关系可能没有深入的了解。实际上这也是写小说的人经常碰到的一个问题。很多写小说的人也要高举“实验”“先锋”的旗帜,而我个人认为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的区分本来就不存在,其实很多现实主义作家都有现代主义的因素。
分享:
 
摘自:读书 2004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