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有票


□ 欧阳娟

  一

  菊芹的笑容和她的名字一样,正午艳阳下野菊明晃晃的黄,清晨露珠里香芹亮闪闪的绿,两种颜色揉杂在一起,又清新又耀眼。

  小时候妈妈带她去祠堂里拜汤公,她跟小伙伴们蹲在门口过家家。

  花花说:“我以后结婚,要买洗衣机,电冰箱,彩电……”

  锦锦说:“我要买席梦思……”

  轮到菊芹,她就那么咧嘴一笑,黄的绿的颜色撒了一脸:“我要去北京。”

  “去北京?北京那么远,怎么去?”

  “我有票。”菊芹空着手往花花掌心一拍,“给!”

  "什么?”

  “车票啊!”

  举头三尺有神明。菊芹妈说:“不能说谎。”

  说了谎会怎样?

  说了谎……说了谎……菊芹妈撩开半垂的帷幕往上一指……说了谎汤公就会惩罚你。

  “汤公!你怕不怕?”菊芹妈竭力做出狰狞的表情。

  怕。菊芹懂事地点点头。

  那个汤公是个披红挂绿的大塑像,端端正正摆在祠堂正中央,跟六、七岁的菊芹比起来,它巨大的体积确实有些骇人。不过大东西菊芹也见得多,家里的老水牛那么大,菊芹还不是每天骑着它?

  如果不怕大人打,花花、锦锦和她菊芹,包括村里的大多数小朋友,都巴不得骑到汤公脖子上去“打马马”。

  只有大人才怕汤公。

  菊芹有一次就听她爸爸说过:“那个汤公的眼睛,雕得真像!你站在哪个地方都好像他在瞪着你,走哪儿跟哪儿,吓死人!”

  菊芹觉得汤公的眼睛没爸爸可怕。爸爸的眼睛跟过来,棍子也能跟过来的。汤公光看着你干瞪眼儿,他又动不了,眼睛也发不出飞镖。

  大人们怕汤公,却用汤公来吓唬小孩子。小孩子怕挨大人的打,也跟着说害怕汤公。这样说起来,好像整个浅庄的人都怕汤公的。

  可是汤公是谁?菊芹小时候问过很多人,没有谁告诉过她。

  “汤公就是汤公!这有什么好问的?这丫头是不是有点傻?”这是菊芹妈的回答。

  二

  搞不清汤公是谁,菊芹也照样一天天长大。搞不清很多事情,菊芹的个儿照样卯足了劲糊里糊涂往上蹿。蹿到小学五年级,比班上的女生们足足高出一个头。

  学习成绩却不见长。

  光长了个儿,没长心眼儿。

  试卷上老师用红钢笔批着分数-38。她瞅个空偷跑进办公室,拿了老师的钢笔把3字的两个半圆填满。

  毕竟做了亏心事,心里有些悄惴的,回家之前先去了祠堂问汤公。

  -问汤公”是菊芹从妈妈那里学来的。每逢什么重大决策,妈妈就会带了一条鲫鱼三根香.毕恭毕敬给汤公磕上三个头,征求他的意见。有一回家里没鱼,左邻右舍也没得借,天又冷.不能去河里捞,菊芹妈就用家里一条木头雕刻的鱼代替了,还说:“就是那么个意思,菩萨明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