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一战壕里的先锋、小可爱与新民歌


□ 李 皖

  二○○七年出了太多的民谣事件:岁末年初,北京的“十三月”发布万晓利和苏阳的新唱片;二月二十三日夜,台湾歌手马兆骏在超市购物时昏倒,送医院急救不治;四月十五日,卑南族歌手胡德夫出版平生第一张专辑;五月二十五日,北京盲歌手周云蓬以自发渠道出版专辑《中国孩子》;九月十九日,广州星外星唱片以“美丽星民谣”为名集体推出京、港、台三地三十张唱片。
  民谣之所以成为事件,是因为:万晓利和苏阳极富代表性地展示了北京民谣发展的两极——极先锋和极传统,极新和极旧。马兆骏的去世,是台湾民歌时代第一位宗师级人物的故世,且故世得这么早(四十八岁)。胡德夫是那个传奇时代更大的人物更早的英雄,是先驱,和校园民歌的年龄一样老,但他居然三十年才出一张专辑。而周云蓬以他看不见的眼睛看到了这个世界的黑暗,写出时代最震撼人心的诗篇,让我们已经干枯的眼睛迸发汹涌的血泪,不止如此,他也在音乐上展示了中国民谣的最新进展。而广州的“星外星”,在二○○○年彻底沦入娱乐的时代,倡导“有观点的聆听”,第一次以招人耳目的方式,让京、港、台三地的民谣新创作集体亮相。
  不是所有唱片都在这一年发生,但所有唱片的关联、各方对这些唱片的关注,却是在这一年整体爆发。所以这样说毫不夸张:二○○七年是中国的民谣年。
  中国的民谣创作群,大体在以下四个群落发生:
  一、 以小河、美好药店、万晓利、周云蓬为代表的酒吧民谣群体。
  这个群体活跃在北京的酒吧,每一位都是器乐先锋,其中小河更是先锋中的先锋,他和美好药店的作品,是民谣界最令人意外的文体。二○○五年以来,小河主宰了美好药店的癫狂,监制了周云蓬的民谣新境界,刺激了万晓利的想象力。对形式创新的渴求,对音乐新语言的探索,对声音的细微暗示的敏感,使他们踏入的不是民谣的古老田园,而是一片未知的新领地。在小河的大胆示范下,民谣音乐快速与实验的冲锋、电子的新知、爵士的即兴、戏剧的意外、戏曲的中国式热闹、反抒情的歌唱可能携起手来。二○○七年,北京酒吧民谣群体成为中国民谣中的先锋派,他们的实践正成为一场不知所终的新音乐的冒险。
  冲击音乐与非乐的边界,挑战听众的审美和智力。如果说小河的作品在美感上、在音乐的资格上存在问题,让人难以接受甚至令人作呕,那么这种对民谣本体的反省和突破,却在万晓利和周云蓬那里结出了好果子。万晓利本色上是个乡土歌手,《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展示了他惊人的转变。在这张唱片中,歌手的角色已不只是弹吉他,而成为自我的制作人、音乐的全才、荒诞民谣的探险家,他用一些奇怪、玄幻的音效配合冷静若冰的演唱,以慢到扭曲的吐字、扭曲到非人的歌声,使这张唱片成为超现实的现实主义作品。《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与周云蓬的《中国孩子》、美好药店早先出版的《请给我放大一张表妹的照片》(二○○五)一起,代表了酒吧民谣群落从城市民谣一步踏入先锋民谣的现代主义转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