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腾密公路:前往密支那的道路


□ 孙 敏

腾密公路:前往密支那的道路
孙 敏

  这条路上的每一段里程都有一段历史,每一段历史都充满了传奇。千百年来,走夷方的行旅商客一步步踏出的小道维系着中印缅之间的联系,二次大战期间美国工程部队沿着古道修筑了一条现代意义的公路,给中国抗日战争带来了胜利的曙光。60年后,腾冲的民众又重建史迪威故道,重建与先祖的精神联系,不知道有哪一条路像西去掸国的道路那样,如此艰险,如此辉煌,让行走其间的人们一代一代执著于它的通畅。
  
  中缅边境上遭遇人民军的大官
  
  腾密公路:前往密支那的道路图片1
  平文准时来到甘稗地的腾密公路指挥部,他是专门介绍来的陪同。小伙子20岁,但眼睛里透出的神色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样子。给他10块钱误工费,他接过去,面无表情地说:再多给一点嘛。
  甘稗地不大,方圆不过几百米,一片低矮的茅屋参差错落在山间,只有两幢颜色鲜亮的楼房属于赌场和赌场宾馆,实在看不出要有陪同的理由。然而,走出指挥部院子不到10分钟,陪同的理由就出现了。一辆摩托车追上来,车上下来一个荷枪实弹的缅甸新民主人民军的军人。那军人不懂汉话,带着宾馆保安一同前来。保安也别着一支五四式手枪,估计不是空枪。
  军人神色严厉地问着:“你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你们的证件?”原来我们一不小心停留在一个几十千瓦的小水电站旁边。电站显然属于这里的国家机密。军人把我们的护照号和名字逐一用中文和缅文记录在一个小本本上,那阵势有点像中国电影里公安审问敌特的样子。
  我转向平文,希望他能够帮我们解释。可是刚刚还在聊天的平文一转眼就变成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先前还有些羞涩的神情瞬间就不见了,他帮着军人询问道:“你们来这里是跟哪个大官联系的?”这小子,他本来说出谁找他来陪同我们就可以了。
  “大官?”一下子想不起哪个大官的名字,也不知道多大的官才算大官,是国家主席?还是腾冲县县长?突然一拍脑袋想起小段的名字:“段中华!我们跟段中华来的,他为我们开车。”比划着方向盘的样子,心里有点儿发虚,因为小段那天早上因急事回国了。段中华是腾密公路甘稗地指挥部的办公室主任,负责与缅方的协调。进入缅甸,沿途的人民军、独立军的军人他都认识,这一路就是他开车陪我们的。对方的表情放松下来,这位军人显然买小段的账。
  摩托车一阵黄灰走了。我问平文:“他是什么官儿?”
  “大官。”
  “多大?”
  “上尉!”
  缅甸是个军人统治的国家,政府控制区政府军说了算,在中缅边境的大部分地区则由各式各样的地方武装说了算。甘稗地是中缅边境南4号界桩边上的缅甸小镇,历史上是缅甸共产党北方军区的辖地,缅共解体后属于缅甸克钦邦第一特区,由缅共分离出来的新民主人民军控制,主体民族是克钦人。平文就曾经是人民军的士兵,因为家里缺劳力,去年刚从军队回来。他的父亲还在军队里,这几天不在家,铲鸦片去了。3月末正是割鸦片的季节。

  腾密公路:前往密支那的道路图片2
  高高的山头上有一个白色的十字架俯瞰群山,显现着这个地区与缅甸腹地不一样的文化和信仰背景。我们没能去到那里,因为十字架背后的树林中是一个兵营,这也显示着这个地区特殊的局势。去年公路就因为一场不大的战事而被迫中断:人民军与独立军在这里发生交火,独立军一死两伤。平文参加了那次战斗。我问他:“打死了怎么办?”。他平淡地说:“没有办法,如果命是这样的话。”
  
  公路的前身是一条千年古道
  
  因为修路的缘故,荒凉的甘稗地有了许多生气。阳光下,刚铺了柏油的路面反射着乌黑闪亮的光。运送材料的工程车从中国方向开来,然后向缅北的群山远处驶去,只留下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在山间久久地回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