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幡


□ 星 竹


清朝末年,武士出身的林晋辞了官位回乡做一市井百姓。不想回了家乡的林晋并不清静。往日与他作对的山匪水寇捎来贴子向他滋事,放出话来要取林晋一颗人头,为死去的兄弟祭奠。对此林晋并不惧怕,然他却为小女担忧。林晋身边只有这一女儿且美貌过人。面对匪寇咄咄逼人的威胁,请看林晋如何应对——
清朝末年,林晋辞了官位,回乡做一市井百姓。林晋,昌州人,原是武士出身。
晚清年间,贼匪滋生,常有鸡鸣狗盗之人,结帮拉伙,挂起旗帜,打出野号,与朝廷搅闹,昏天黑地之中,也就生出王五,冯七等地方寇首,且名声日渐响亮。林晋身为朝中武将,奉命前去捉贼拿寇。一柄鬼头刀,使得刁钻古怪,风雨不透。水贼草寇,闻风丧胆,各地督头,常组织百姓,杀鸡宰羊,敲锣打鼓,以示庆贺。并奉林晋为天下第一勇将之美称。
朝廷闻之,多次给予林晋体恤奖励。好马快刀,龙袍金匾,把他的日月铺展得光光旺旺,总有几分璀璨。
然时间久了,林晋的所为,也就使人眼疾。常常引得文臣武将对他忌恨。酿成暗暗的祸端。林晋的身边。不免开始险恶丛生。
林晋为人刚毅。一块“光明磊落”的横匾,高高地悬于大堂之上,全为彻照自己的坦途。一生奉为座右铭。绝无半点虚妄,对朝中贪官污吏,林晋总有微辞。对尔虞我诈的门廷手段,更是鄙夷。见了阿谀奉承之人,他如芒在背,每每不堪忍受。如此的性格,也就锁定了他浮沉不定的命运。于朝中上下,不免得罪下一些人。五十六岁,便告老还乡,图个日月清明,活得利索。
林晋,君子也
林晋在乡间,有一私宅,红门阔院,青砖绿瓦。院内一棵好大的榕树。榕树枝枝楞楞,招展得比天空还要广阔,微风吹来,落满一地的粉红花,满眼都是光泽。林家宅子,座落于村庄前首,开门一条大河,让人顿然豁亮。日出日落,河上映满红霞,每日金箔般灿烂。秋分一到,两岸的芦苇花更开得雪白雪白,一层一层,无边无际地好看。春夏之季,两岸又是一片浓浓的盛绿,抬头望去,丰饶如海。极美。就是平日,河面上也有一只只美丽的单篷船缓缓驶过,船家丢下片片的渔网,外人到此,眼追船帆,看得发呆,届时总会有一种彻心透骨的舒畅漫过全身,很是享受。
作为告老还乡的官人林晋,能在如此的风光中度过自己的余生该是多么的好啊。
然而,回到家乡的林晋,并不清静。往日与他作对的山匪水寇,闻风而动,捎了猩红的贴子向他滋事。
平日的昌州人,有两件喜好,一是坐在岸边的茶馆里喝茶,一是坐在岸边钓鱼。都是一坐半天的,不干嘛,就坐着,呆呆的,眼睁睁的。昌州人讲话,你不悠闲地在河边喝喝茶,不惬意地在河上钓钓鱼,不是糟蹋昌州人的生活吗
尤其赶上落雨的天气,总有头戴斗笠之人,于雾蒙蒙的水气中在河边垂钓。那风景,竟似有一首古筝残曲在奏,无声中给人以七分城府,三分散淡的畅快,真是好生豁达。
林晋自然是要享受昌州人的这份清福。那一日,林晋与小女去河上钓鱼了。他抛下渔竿,美美地等待着有鱼上钩。谁料,却等来了一场祸端。不多时,眼前便有一竹筒。缓缓地顺水漂来。昌州一带的民风,自古就有顺水推舟,送状纸的习惯。趁官家的船只来往于水路之时,便将冤屈错案,一并装入竹筒。竹筒顺水而下,漂在官家的大船左右。是于不信任中,又抱了几分侥幸。全为听天由命。如若赶上体恤民情的官人,便能听到百姓的哭唤,从中知晓乡间人的疾苦。或就此办了案子,或为其伸张正义。
林家小女见河上有竹筒漂来,便将竹筒捞了起来,打开,一纸书信就展在了眼前,小女看罢,脸就寒了。
原来是土匪送来的帖子,放出话来,要取林晋的一颗人头,为死去的兄弟祭奠。如今的林晋,孑身一人,不带一兵一卒,贼匪自然要乘虚而入,欺他一个孤家寡人。
林晋看罢贴子,微微一笑,将它抛在一边,林晋并不惧怕。然他却为小女担忧。林晋身边只有这一女儿,小女生得眉眼生动,美貌过人,走在街上,看得让人眼醉。
林晋还乡之时,曾有将小女托付于朝中朋友的打算。让她嫁一书香门第,不图衣锦荣归,但求两相情好,岁月安逸。然却被小女拒绝。远离朝廷,去伪存真,自由地去生活,也是小女已久的期望。至于自家的婚姻,小女更是烂漫,图的是“穷书生艳遇,富小姐钟情”的书中佳话。取无尽的美妙在其中,仿佛此次不是回乡故里,而是上了天堂。
林晋曾想说服小女,让她放下痴情,不要不识时务。然他又知道,小女的骨子里与他林晋是一脉相成,怎能说得。于是,双双便放弃了这达官高贵,走了这小桥流水人家。
林晋自从受到土匪的威胁,便做好了准备,大不了他与山贼匪寇拼个你死我活。然小女初见峥嵘,日月还长,怎能草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