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型话剧《牛虻》公演在即


□ 忘 川


无论我是活着
还是死去
我都是一只牛虻
快乐地飞来飞去……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曾有一部翻译小说深深感染了当时的中国人,曾有一部前苏联电影激励了当时的每一个中国观众,曾有一种理想情操鼓舞着中国青年奋发向上……。这部作品就是《牛虻》,这个人就是——牛虻。整整几十年的风雨历程,尽管社会观念和价值尺度不断更迭,但人们却一直崇敬他,怀念他,始终记着他的这种永放光芒的精神。
女作家艾捷尔·利莉安·伏尼契(1864-1960),是爱尔兰人,常住伦敦,在纽约度过晚年。1882年,她得到亲友的一笔遗赠,只身前往德国求学。1885年毕业于柏林音乐学院;其间还曾在柏林大学听讲斯拉夫学课程。1887年学成归国,在伦敦结识了流亡在此的各国革命者。其中俄国民粹派作家克拉甫钦斯基(笔名为斯吉普涅雅克)对她影响最大。在他的鼓励下,她曾前往俄国旅游了两年,和彼得堡的革命团体有过联系。1892年,她和一个受过她帮助、后来从流放地逃到伦敦的波兰革命者米哈依·伏尼契结婚。夫妇俩一起积极参与俄国流亡者的活动。伏尼契担任了流亡者办的《自由俄罗斯》杂志的编辑,她还出版了《俄罗斯幽默文集》,其中翻译介绍了果戈理和亚·尼·奥斯特罗夫斯基的作品。伏尼契还结识了普列汉诺夫、札苏里奇,并曾到恩格斯家里作客。

小说《牛虻》自1897年出版以来,已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广为流传。在我国自1953年翻译出版后,发行量达100多万册。据说,当年是最畅销的翻译小说,特别是在知识分子中影响巨大。在公交车内,在飞机上,在轮船中,在阅览室,在私人的书橱里……,都能见到牛虻那粗犷坚毅的面容。朋友聚会,茶余饭后,人们都在谈论“牛虻”。如果有谁不知道牛虻,一定会被大家耻笑并被逼着“补课”。可见影响多么广泛。如果套用今天的时髦用语,那就是谁都是牛虻的粉丝,因为他是所有正义感人士的偶像。
在这部小说中,作者以饱蘸激情的笔墨,刻画出了一个血肉丰满、呼之欲出、影响了使用26种不同语言的不同国家青年的艺术形象。十九世纪三十年代,意大利正遭受着奥地利人的野蛮统治。富有正义感的青年英国侨民亚瑟和千千万万意大利人一道投入到了抵抗斗争之中。但是,当他面对同志的误解、恋人琼玛的痛斥,以及知道,出卖他的,竟是他一向爱戴并视为生身父亲而事实上的确是他父亲的神父蒙泰尼里时,他留下了一纸“遗书”出走了。十三年后,当他遭受过非人的境遇,满身创伤归来时,已经是声名赫赫、富有革命经验的抵抗运动领导者。因为他斗志旺盛、谋略过人,被时人称为“牛虻”。然而,等待他的,同样是找回父子之情还是势同水火的考验,面临的仍旧是同昔日恋人能否心意沟通的煎熬。最终,他和父亲都为了维护各自不同的理想而做出了不同的选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