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雪花缓慢飘落


□ 李 琦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雪花曼妙地从天空降落,缓缓的,似乎带着某种迟疑,渐渐弥漫了整个天空。大雪中的城市一下具备了一种情调,车行缓慢,人的脚步也加了小心,城市紧张的节奏松弛下来了。我站在家门口的小花园里,好像就是在等这场雪。多好、多优美的一种缓慢姿态啊。
  我是一个对缓慢有感觉的人,我发现我喜欢的许多事物,都有缓慢的元素。
  我喜欢森林。喜欢那种由天长地久缓慢形成的沉郁苍茫,那种由万物汇集的浩大幽深。小时候我还没见过森林,刚认识森林两个汉字时,就喜欢了。这个词里有那么多树,这个由许多树变成的词器宇不凡,本身已经有让想象力飞腾的景象了。
  记得很多年前第一次迈进小兴安岭的原始林时,感动让我丧失了表述能力。怎么样?带我来的林区朋友急切询问,期待着我对他家乡的赞美。我却不知该怎么回答。说什么呢?都不合适。兴奋与难过,激动与安静,我的心和眼前的一切在对话。那种从来没有闻过的森林的气息,一丝丝沁入了我的心胸。那些百年老树。在悠长日月中积淀出的苍劲之美和难以形容的气韵;树和花草复合的清香;此起彼伏的鸟鸣、树叶在风中的声响——万物的声音和形状经过了漫长岁月浸淫,那种缓慢形成的博大气象,确实有一种厚重的能量,把我罩住了。作为一个城市长大的孩子,我觉得自己是太奢侈了,居然一下子就站进了原始森林中。幸福啊。我刚这样想,竟觉得又有些心酸、惆怅,甚至是难过。我一言未发却眼眶潮湿,总之我把那个领我去原始森林的人也弄得百感交集。他瞅着我直叹气:嗨,咋整!看你们这些写诗的!
  在东北的隆冬,天降大雪的日子,最愿意看着雪一片一片缓缓地飘落。在那样的时刻,心会慢慢空起来。向窗外望去,我想,不会写诗的人,心也容易被触动:
  那些被白雪覆盖的房子,那些银装素裹的街道,那些入夜后一盏一盏亮起,好像带着温度给自己取暖的街灯,那些高高竖起衣领,踏着雪匆匆向家门走去的人影,那些窗子上满是霜花在风雪中缓慢行驶的车辆
  这一切,在寒冷和洁白中,都真实到特别不真实,就给人生出幻觉来,觉得是活在一场默片时期的电影之中,觉得一步一步,正在走向童话——
  有一年,雪特别大。一片一片的,真如漫天的鹅毛在飞。我的朋友穿着一件厚厚的呢子大衣,敲开了我家的门。她穿的那种大衣哈尔滨人通常叫老毛子大衣,纯正的俄罗斯货,厚厚的,穿在身上死沉,却特别能抵挡风雪。她一进门,满面白霜,带来外面冬天的清冽,那种雪和寒冷的味道。
  她怀抱两瓶响水米酒。这种当年黑龙江自产的米酒,现在市场上已经见不到了。
  我起身去厨房炒了一盘素什锦。因为我们全家口味清淡,喜欢素食,常被人讥笑说伙食和兔子差不多。我的朋友那时还是肉食者,(现在她已成为居士,常住江南某寺院,吃全素了,)但她就是愿意吃我炒的蔬菜。她来我家,每次都是要吃素炒蔬菜。我找出两个好看的陶杯,我们俩就一人一杯,自斟自饮,像真正善饮之人那样悠悠地喝了起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