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7岁,让时间介入童年


□ 田禾(土家族)

◎田禾(土家族)

  一切经历都进化到了内心,蜕变着自己的成长。人终究会隐于现实并安静,虚无的梦境尘埃落定。

  27岁那年,他固执地远离一切虚无的东西,离开城市回到他出生的那个小山村行走。

  汽车停留在山间一个路口,长鸣,再也没有人回应。这个有关他童年记忆的村庄早已荒无人烟。他关上车门,蹲在路边一块石头上抽烟。

  无数的记忆碎片像一部磨了胶的老式电影一样在他的脑海中闪断,定格。它们如同车轮一样辗碎过他的童年。

  在一株野生的向日葵前,他驻足。脑海中仿佛浮现了孩童的声音:他们赤着脚丫在向日葵丛中追跑欢叫,潜伏在岩石后面玩着捉迷藏。

  妈妈背着柴禾路过。孩子毁掉枯萎的花叶,伸手去摘那柬陕要成熟的向日葵,种植它的老人们站在稻场上呵斥。孩子愤怒地缩回手,拉着妈妈的衣角沉默。固执隋绪在他幼小的心底蔓延,根深蒂固。

  眼睛盯着太阳落山的垭口,埋怨着某种别人无法感知的渴望。整株植物在他的面前死去,倒向太阳的方向。

  电话声响惊醒了他关于孩童的幻觉。是她。那个从十七岁就爱上他的女孩。

  他想起她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去找他,用她瘦弱的身体抵挡着他的呼吸。

  南方的潮湿空气让她再也不想飞回北方,就躲藏在这里开花、结果、埋葬在肮脏的泥土里。花朵抵抗过炎夏,在九月结束时,蜕变成新的种子。母亲的催促让她无法安宁,时常躲在洗手间里痛哭。他过去抱着她,而她总是固执地将他粗糙的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再在他臭烘烘的身体上留下个牙齿印痕。她一直很满足于这样,这让她安详。有时,她会化着浓浓的哥特妆和他在屋子里跳舞。他也化,黑色的眼圈、黑色的指甲、黑色的女式长袍……他们向往哥特式的死亡。

  但他对很多东西是冷漠的。生命的前进节拍,他还没有抵达。

  他记起小时候,羊群在黄昏时从后山上回来,路过木盆,它们争抢着喝水。他将红领巾挂在山顶的一棵树上,然后对父亲说:我再也不想上学了。父亲狠狠地掮了他一个耳光。

  他躲在外面哭泣。顺着墙,一直爬,—直爬,不敢看父亲的眼睛。他一直渴望去远方,哪怕他并不知道远方意味着什么。每天放学回家时,他都会站在山顶默默地看着河里的船只。

  那时,船就是他的远方。

  他能进入自己清净的寂止状态,并知道自己来时的路。他是超生的生命,本是一个要预谋切除的细胞。所以妈妈常对他说:你是从山上捡回来的。

  他木讷着不说话。孩子时代他喜欢一个人孤寂地在那束向日葵映照的阴影下看蚂蚁们奔走。有时他会用小石头毁灭掉它们的洞穴,再看着蚂蚁们惊慌地逃跑他就很快乐。

  妈妈过来砍倒了向日葵,用刀背划去残留在上面的花絮。

  他抢过去,敲掉了里面的果实,然后在空余的葵花盘中间串上一根用作轴扭的木棒。葵花盘被他做得像个车轮一样,光着脚丫整天在山间小路上滚着。轮回地滚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