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鲍的追悼会


□ 梅 伟


我的自白
1969年的秋天,我第一次离开北京,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潮到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那年我16岁。
我们的兵团连队坐落在河套平原上,连队的东边是牧羊海,西边是西沙丘,北面是连绵不断的阴山,连队周围还有三两个小村子,有一些老乡艰难地劳作着。
西沙丘里有一座座不高的沙山,细细的黄沙静静地匍匐在地上,给人一种异常强烈的感觉,让人感到苍凉、旷远。但我更喜欢牧羊海,那是一片漫无边际的湖水,柔和的绿色和柔软的水波漫漫地伸向远方。
就是这些富于生命的绿色让我想到了文学,我想到了用笔去描绘牧羊海的美丽。
生活的真实往往会打消人们的某些想法,似乎总是那么不遂人愿。在我踏上河套平原的盐碱地时,我便看到了艰苦,看到了老乡们的艰辛,看到了生活的冷漠。我一直关注着生活,关注着社会,关注着老百姓们的日子,直到今天。
我更愿意写一些我看到的生活中的故事。所以,我总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笔。想写出像那些好作品极具张力的东西,只不过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写出满意的罢了。
在当今社会充斥商品意识的情况下,人们似乎对文学失去了兴趣,谈文学的人少了,说发财的人多了。而我却还没有放弃摆弄文学的念头,这多少有些让明白人感到可笑:五十出头的人了,还那么幼稚。
这种意识不仅在中国当今的社会普遍存在,就是在万里之外的俄罗斯也存在着;在那里,一个写作的男人如果不被称为怪人,也会被看作是落伍者,连他自己都有这种感觉。
何尝是俄罗斯人的感觉,我这个极普通的中国北京人就有强烈的感觉,当今不是写作的年代了。
可是,我仍然放不下手中的笔,放不下心中那个久久的宿愿。我想用手中的笔,去为普通的老百姓,为自己写些什么。
我有一方石章,刻的是“五十不惑”。这个字刻得有些苍凉,但不会浑厚。孔老先生说人要“四十不惑”而我却硬要“五十不惑”,这或许能表现出我对文学的一种眷恋之情吧。
老鲍死了。
老鲍是被汽车撞死的。
可是,老百姓都说老鲍是自杀的,有人亲眼看见他在骑车时不住地回头看,看见远处一辆大型货车开过来,就猛一拐弯儿,一头扎进了汽车底下,身子都被压扁了。
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自杀呀?老鲍可是有钱呀,瞧人家那日子过的,风风光光、红红火火的。我要是那样儿我才不死呢!不信老鲍自杀的人说。
可是,说老鲍自杀的人也有理由,他们说就在老鲍死的前一天,市纪检的调查组来到了县里,准备调查他的经济问题,因为反映他的检举信太多了。在这之前,市里的调查组已经来过两次,然而都是无功而返。
不过,不管老鲍是自杀还是不幸死于交通事故,他的死确实惊动了不少人,和他关系密切的,和他关系不密切的;跟他住街坊的,跟他不住街坊的;当官的,不当官的……反正是县城内外,几乎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知道了。这个老鲍,真是打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