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蔡珍珠


□ 何 也



去夏城当保姆的蔡珍珠,在秋季的某一天下午,腆着一个大肚子回到依山傍水的上肆溪口。爬坡的时候,她被曾管制撞了个正着。蔡珍珠这一天回家,是彻头彻尾不想撞上谁的,更何况是老涎着脸爱占便宜的曾管制。果然曾管制见是她蔡珍珠,那双贼眼便亮了一下,搓着手,连口水都流出来了:“天哪,我说珍珠妹子,多半年不见,你要么不想家,要么一想家就不得了,连大南瓜都抱回来了。”
“我还以为是哪个遭砍杀呢,原来是你曾管制。多半年了,你那抹屎的嘴巴也不见干净一回,喷出来的话照样臭不可闻!”蔡珍珠泼辣性子,她明白不给他来一下子,曾管制的嘴巴就闭不了。曾管制手里捏根牙签,咧着嘴剔牙,那双贼眼在蔡珍珠身上不停地刷上刷下:“我说蔡珍珠你搞改革开放倒是来真的,阿牛哥鼓足干劲跟你盖了好几年大被,也不见睡出个子丑寅卯。这下好了,人家城里的男人就是能干,几个月丁夫成绩就这么显著!”蔡珍珠明白,如果这一天不把曾管制的嘴巴堵上,往后的日子她还想不想活?于是蔡珍珠说:“曾管制你知道吗,我肚子里怀的可是你的孩子哪!”曾管制一听眉开眼笑说:“是吗,我曾管制什么时候见过这福气会从天上掉下来?”“告诉你吧曾管制,你死到临头了!”蔡珍珠说罢扑上去揪住曾管制的衣领,冷不防问呼天抢地了起来:“好你个曾管制,你勾引我、强奸我,把我的肚子搞大了还想占便宜,今天我要不把事情说清白,我还有没有脸见人?!”一边放低声音问道:“曾管制怎么样,还想不想跟老娘拼高低?”曾管制连忙讨饶混:“别别别,我这会儿认你当老娘还不行吗?”蔡珍珠高声说:“不行!我问你,我这次带肚子回来,该你替我担待的时候你准备怎么办?”曾管制哭丧着脸说:“好你个蔡珍珠,你身上的南瓜又不是我曾管制裁的,我担待你个屁!”蔡珍珠说:“那你等着瞧好了,夜里我就带我家阿牛和‘村长’—起去你家讨说法,到时候你要拿嘴巴当屁眼说话我也管不着你!”“谁不知道你家闷头阿牛是个大傻逼?天哪你这个坏女人,我可不想惹你家阿牛!”直到此刻曾管制才知道这个女人的玩笑是开不得的,可是已经晚了。蔡珍珠说:“你怕了?你要是怕了就举手投降听老娘的话!”曾管制说:“蔡珍珠你别得寸进尺,逼急了我曾管制也会发疯咬人!”蔡珍珠说:“正等着你呢,有胆量你咬啊!”她亮开嗓子唱起来——
“曾管制啊曾管制,
你有情来我有意。
小妹做梦也笑眯眯,
因为心里有个你!
有个你呀有个你……”
曾管制挣脱了蔡珍珠,落荒而逃。蔡珍珠唱罢哈哈大笑,显摆着腰间那一个大南瓜,回家去了。



上肆溪口是一个自然村,民居的建造有点遍地开花。蔡珍珠的家是独立一座二层楼的小土房,挨近小土房的还有“村长”简石鼓的家。这一天下午蔡珍珠的丈夫闷头阿牛还在家里磨蹭着尚未出门。蔡珍珠一回到家里就叫道:“阿牛,我蔡珍珠回来啦。”阿牛闻声站了起来,像以往一样他没有表露任何心声,但可以想到一见她蔡珍珠时他是惊喜的,不料他随即又颓废地坐了回去。在阿牛身边粗糙的松木餐桌上,放着一只可以装得下一斤米饭的搪瓷饭盆,盆里搁着一双筷子和残余的饭粒,另有四只喝空的啤酒瓶。这是阿牛从晌午到此刻的战果。这一顿午饭至少要花掉蔡珍珠寄回来的卜块钱。这下蔡珍珠冒火了:“天哪,你这个混账阿牛,你那张嘴简直就是一个无底洞,你只管吃呀喝呀,干脆害死我算了!”
阿牛还是没有理她的碴。阿牛情绪低沉,锉着牙,发直的目光阴恶着一股劲。阿牛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子的。蔡珍珠知道阿牛的毛病到底出在什么地方,她捧起挺在腰间的大南瓜说:“阿牛你要是不喜欢它,只要你说一声,我明天就去打掉它!”阿牛的目光就像一柄刺刀斜过来停在蔡珍珠的大南瓜上,让蔡珍珠俨然怵了一下。“可是阿牛你知道吗,这样打掉是很伤我身体的,闹不好要山人命的!当然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明白阿牛你已经不喜欢我蔡珍珠了,打掉就打掉吧,打死我也认了!”
阿牛照样闷头不吭声。“让你吃喝去吧,反正留着我也用不上了!”蔡珍珠说罢,气急败坏地往粗糙的松木餐桌上摔下好几张的百元大币。
阿牛大吼一声,一伸手臂将桌面上的饭盆、啤酒瓶以及大钞都扫到地下去,还不解气,又站起来一把将松木餐桌往墙角掀翻。一时间飘的飘,滚的滚,碎的碎,砸的砸。蔡珍珠双眼金星乱溅,在阿牛的吼声下差点跌倒。
一直一声不吭的阿牛发完脾气后,就扛起锄头下地去了。
蔡珍珠知道自己这一回把这个狗贼阿牛给得罪大了。蔡珍珠知道自己这一回把阿牛心里那个结给打大了。蔡珍珠知道自己到底把这个闷头家伙给犟上了。禁珍珠望着像一座山远去的背影,她真的不明白该拿自己怎么办才好。
蔡珍珠很清楚自己心里是喜欢这个闷头阿牛的。说实话只有嫁给阿牛,她蔡珍珠才可以为所欲为。阿牛也是打心底里喜欢她蔡珍珠的。蔡珍珠要阿牛怎么样阿牛就怎么样。她蔡珍珠是上肆溪口最有知识、最漂亮、最能干的女人。要不是她当姑娘家时名声就不太好,在兜螺镇上嫁不出去,她也犯不着跑到上肆溪口嫁给这个闷头阿牛。当然嫁后蔡珍珠才发现自己嫁得很对。她蔡珍珠天生该嫁的就是阿牛这种人。闷头阿牛是整个上肆溪口谁也不想轻易招惹的货色;闷头阿牛往心里一百个珍惜的就只有她蔡珍珠一个。她蔡珍珠喜欢自己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放眼四底下寻找,恐怕也只有上肆溪口的闷头阿牛会给她蔡珍珠提供这个自由空间。可她蔡珍珠这一次把闷头阿牛给得罪大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