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段铸造坚韧的时光


□ 陈志泽

  1968年8月,“文化大革命”乱轰轰已进行了两年。我们这帮等待分配的大学毕业生,再不能放任自流了,得到军垦农场接受教育,改变“旧思想”。
  艰巨的劳动是我们接受教育的主要课程。
  春寒料峭,烂泥田结着薄冰,刚脱下鞋袜的赤脚踩了下去,就差没“嗞”地发出声响。彻骨的寒冷使你难以忍受,但你不能把两条腿都拔离烂泥田,你没有那种凌空的神功。只能先拔出一条腿,稍稍点着水面,让另一条腿负载全身“金鸡独立”——待到插在烂泥中的一只腿实在坚持不住了,才拔出水面,让那一条休息的腿来轮班……就这样一路艰难地挥舞着手中的锄头翻耕而去……收工后,大家把泥腿洗净了,都看见双腿艳如桃花的绯红……
  翻耕烂泥田要持续好多天,如此一次次地经受寒冷的历练和淬火,我的肌肤和骨骼对于温暖从此有了较为牢靠、深刻的理解。
  另一项劳动是挑猪粪。从来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突然要挑重担,还要全过程与一种很刺激的浓烈气味相伴而行,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严峻考验。我是高个子,平时挺潇洒的样子,挑起担子就佝偻成虾公。从养猪场到肥料集中地是一段很长的路,又是一个接着一个鱼贯的流水作业,你再喘不过气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退到一边歇息,只能咬着牙踉踉跄跄朝前走。扁担刚从左肩移到右肩,很快又从右肩移到左肩,挪来挪去都不自在,脖子都缩没了;趔趄的脚步踏踏颠颠地,两桶猪粪直晃荡……好不容易硬撑到目的地,但你挑着空桶还得往回走呀。很快地,又有一担沉重的猪粪压在你的肩上,你的面前又有一段长长的路,平坦而又艰难坎坷的路……几天下来,臭已不觉得臭了,却真切地从骨子里懂得了稻谷香的来源。挑担的姿势也开始变美了,因了重量,扁担颤悠颤悠的。同样的路程,可以一路小跑了。这时,也才懂得,扁担、木桶之类劳动工具在和沉重、流汗、喘着粗气相联系之后能够产生美感、价值和它们带给劳动者的豪情、无可替代的爽!
  十天半月的“双抢”更艰巨。都是起三更睡半夜,一个“抢”字道出这一场战斗求快、求猛的特点。抢收稻谷,班长的要求是不许交谈说笑,也就是说只能闷着头弯腰割稻。有时刚直起腰想歇口气,就被他瞥见了:“别偷懒,我的眼睛锐利得很呢!”喊声像石头扔过来,你只能赶紧猫下腰去,老实挥镰。抢收之后是抢插。双手不住地分出一撮撮秧苗,瞄准直线飞快地朝前插,可还是有插歪了的时候,那就得重来。抢插抢得你连撒一泡尿的工夫都没有。被蚂蟥叮咬毫不知觉,其实血已在输出。收工后爬到岸上,才发现腿上蚂蟥这小东西还在有滋有味地吮吸着。这时你还拔不掉它,只能燃起身上带着的香烟熏它。你侍候它过了“烟瘾”,它才舒舒服服地醉倒在地,而这时你体内输出的鲜血不能很快止住。你看着鲜血顺着小腿肚流下,染红了脚下的泥土,眼睛发直。
  双抢过后,晒干的谷子该进仓了。扛谷子进仓对于脊梁骨的硬度是个无情的测试。装满麻袋的一二百斤重的谷子往你的背上那么一放,由不得你不弯腰。军人的作风是利索,放上去你就得走,快走,紧接前面一个,后面有人跟着。一路人,扛着谷子的和卸下谷子的,一个接着一个往返不息,蚂蚁搬家似的。流水作业的妙处是让你很难怠工。扛了几天谷子,听报告坐小板凳再也直不起腰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