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精神分析学角度解析超现实主义


□ 彭建斌

  从1921年安德烈·布列顿和菲利普·苏波合著的第一部“自动写作”的作品《磁场》出版(关于《磁场》一书出版的最早日期,一般认为是1921年,也有学者提出成书于1920年),到1969年让·舒斯特在《世界报》上正式宣布超现实主义的终结,这个流派存在了半个世纪之久。尽管超现实主义在哲学上受到了诸如黑格尔辩证法以及柏格森“生命冲动说”和“绵延说”的影响,但对其影响最大的却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
  安德烈·布列顿曾是位军医,曾与弗洛伊德共同从事精神病的研究。他在精神病理方面的知识,对于他研究和解释新艺术、新诗歌的美学思想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布列顿最关注的是潜意识说、释梦说以及自由联想法。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包括人的原始冲动和本能的欲望。这些冲动和欲望,与人类社会普遍的风俗习惯、社会道德以及法律准则往往是不相容的,因而常常受到个体有意识地压抑或排挤,以致人们的意识难以被觉察。但这些冲动和欲望并未因此消失,而是伺机侵入,以求得自己的满足。然而,在潜意识与意识之间总有一个“检察员”在严格把关,不轻易让潜意识的冲动和欲望轻易地进入意识领域。不过在弗洛伊德的理论里,潜意识的冲动和欲望可以通过梦来自我实现:“检察员”在夜晚人们睡眠时往往会松懈,甚至会跟着人一起“睡着”。于是本能的冲动和欲望就以各种伪装的形式躲过“检察员”的审查,闯入意识领域而表现出来,这就形成了表达我们潜意识的梦。因此梦可以看成是这些冲动和欲望的伪装的、象征的满足,通过对梦的解析便可以洞察潜意识的状况。
  布列顿在1924年发表的《第一次超现实主义宣言》中写道:“我们仍然生活在逻辑秉政的时代,当然,这也恰是我要说的正题。但是如今逻辑的方法只适于解决次要性质的问题。绝对的理性主义仍然风靡一时,然而,它只能用来观察纯属我辈经验的那些事实……看来完全是出于偶然,最近才澄清了精神世界的一个部分,而我以为是绝然最为重要的那个部分,亦即大家早已佯作毫不关心的那个部分。这要感谢弗洛伊德的发现。人类的探索者便得以做更进一步的发掘,而不必再拘泥于眼前的现实。想象或许正在夺回自己的权利。”(张秉真、黄晋凯编《未来主义·超现实主义》)这里,布列顿显然是在为弗洛伊德的理论作宣传,在他看来,梦是可以给人带来“一种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的能力,一种无与伦比的自如,一种精神的解放,一种没有先例的形象创造,以及他们作品的超自然格调”(参见安德烈·布列顿《拂晓》)。与弗洛伊德一样,布列顿认为理性只涉及到人的经验的一部分,考虑到心理分析理论坚持人的行为原动力是本能的冲动和愿望,布列顿因而把用逻辑、理智整理出来的经验,视为人的整体经验中狭窄而又无足轻重的部分。进而又把在过去被视为幻想或迷信的心理活动,确立为与理性或逻辑相对应的心理现实,在真实这一问题上,作为潜意识的心理现实,完全不亚于理性的或逻辑的现实。因此,这一新开拓出的心理现实就成了文学、艺术表现的对象,艺术家可以抛开理性和逻辑的制约,驰骋想象去展示这一新的心理现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