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场精致的傀儡戏


□ 杨 曼

  
  这个戏的基调是黑色的,却不是黑洞洞的黑,宛如战国的漆器。黑底上抛出猩红的图纹,光线落在上面,便流光婉转,落地生花。所有的情节和人物生长在这黑色流光中,定格是偶,转身是戏。
  首先说偶人的衣服,宽大偏长,显出木偶人般小小的腿脚,夸张的、情态各异的面具,程式化的动作和夸张的腔调,在戏里跳进跳出,一会儿是歌队,感叹世事,一会儿是演员,浑然入戏,一会儿定格,成了一幅专供审美的图片。一举手,一投足,似乎自然得如同地里长出来的,仔细端详,却能看出精雕细琢来,精致到高傲,朴素到妩媚,在停顿之间,在一勾脚,一回头时,如同出土的说唱俑,让人莫名其妙地惊艳。
  我喜欢这样的戏剧。戏剧之所以是戏,因为她是生活的提炼化呈现,当戏剧还没有成为舞台上的戏剧的时候,巫觋在娱人娱神的过程中,就已经开始讲究装扮和美感了,如果戏剧不是一件用心的艺术品,如果她不美,如果她不足以勾起人们的审美需求,人们为何要盛装坐在剧院里,等待一场粗糙的呈现呢?
  剧中主人公——两个极致时期极致性格的错位者,考场和刑场,秀才和刽子手,一个在贡院内如鱼得水,一个在皮肉间游刃有余,他们之间的碰撞,是一颗有着优秀潜质的戏剧种子。
  在刽子手心中,秀才是身体和精神上都让他审美的对象。“他是一个好人”*,刽子手和别人不一样,可以包容秀才的迂腐,穷酸,甚至是对自己的鄙视,他欣赏,虽然他只说得上来“他是一个好人”的皮肉原因,但内涵不止于此,马快刀自己也很难觉察到。而秀才,在科举取消后他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倒塌了,为了一口饭,当铺的丁朝奉用破锣嗓子喊出“有久试不第落魄秀才徐圣喻一名,蓬头垢面,破衣挡寒,面如菜色,两眼无光,肚中饥饿,心里惶惶,颜色破旧,货品低档,鼠咬虫蛀,手艺勉强”*的时候,秀才最后一次回忆贡院秋日的墨香,跌跌撞撞地去当铺做了保姆,剧中的悲剧气氛突然严肃了起来。自古以来知识分子面临的两难局面被赤裸裸地铺开,是为五斗米折腰,还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无论精神再空灵,物质和精神,从来就没有可以割断的联系。
  最后,人物由于互相影响而互换了角色,喜剧效果卓然,偶人们欢呼着看着这样奇特的转变,这样的转变,可以看出秀才“妥协——不得不——自然而然”的三重转变,而刽子手,大概是出于仰慕吧,抑或是为了喜剧,为了在最后为这两个改变的人来一阵傀儡们的喝彩。
  偶人胡言乱语,“问世间谁人不是傀儡”?*
  这场精致的傀儡戏,在真实和荒诞、悲悯和嬉笑之间,游走停顿,不慌不忙,假借傀儡之言,道的是浮世沧桑。
  
  注* 原剧本台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