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人将归


□ 丁伯刚


丁伯刚:男,1961年生,现在江西省《九江日报》副刊工作。



对孙宇立的许多习惯,北林一直觉得难以适应。比如,孙宇立给你讲话时,人前是一个表情,到人后又做出另一个表情。人前的表情大约是为着维护做领导的尊严及公正什么的吧,人后的表情则显示对老同学老朋友的亲热。这天在电梯边,他们又相遇了。“北林,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电梯边还有其他人,孙宇立做出的当然是那种人前的表情,眉头微锁,话是同北林说的,眼睛却并不怎么看他。北林想问一句有事吗,随即又意识到不对,他不该问。孙宇立找他肯定有事。
当时临近下班,北林手拿一份资料正急着送打印室。从打印室出来,北林赶到二楼孙宇立的办公室,孙宇立已坐在桌前等他了。这次孙宇立自然没锁眉头,孙宇立给他一个很明亮的笑,起身到外间倒茶。北林有些不安,连说不喝茶,想喝可以自己倒的。孙宇立仍坚持把茶泡上端来,随着又给自己的杯中添了些水。他到办公桌前重新坐下,问北林近些日子忙些什么。孙宇立说北林,这两天我有一个想法,打算什么时候到歌珊到牌上,到我家原先下放的地方走一趟。你有没有这个兴趣,陪我一同去玩玩?北林问,就我们两人?北林略微考虑一会儿,很爽快地说,到歌珊,行哪。北林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孙宇立说,今天星期二,明天星期三。这样吧,我们后天,也就是星期四一早动身,在歌珊呆个三五天,争取下星期一星期二赶回来上班,你看怎样?
北林有点迟疑,说:“后天呀?”
孙宇立看出了,问:“是不是还有其他安排?”
北林说:“没什么安排。我是说到歌珊走走也不错,在家闷了烦了,正准备到哪里走走的。”
孙宇立说:“那就这么说定啊,后天我们一起去歌珊。”
北林告辞,孙宇立又留他闲聊了一会儿。待到两人聊过一会儿后出门,时间已经很晚了,孙宇立要让自己的车送他,北林不干。北林情愿骑他那辆破自行车回家。一路上北林将车蹬得很慢,心中在反复琢磨刚才那事,琢磨孙宇立为什么要邀他一同去歌珊。
北林和孙宇立是二十多年前的老同学,从学校毕业后,又做了将近二十年的老同事。老同学加上老同事,相知自然就深,某段时间两人甚至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尤其是孙宇立一家当年在歌珊下放的那段经历,以及那段经历对他心灵的伤害,对他人生道路的影响,北林不知听孙宇立讲过多少遍,两人在一起也不知讨论过多少遍了。北林是一个知情人,是孙宇立某段人生经历的见证者,现在孙宇立故地重游,自然愿意把他带上。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北林猜想除了他的知情人、见证者的身份之外,他可能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他是孙宇立的下属。孙宇立这次重返歌珊不用说带有几分衣锦还乡的性质,他当然希望有一个下属在故人面前供自己差遣使唤。这点北林很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