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设计的人文维度


□ 马 丹

内容摘要:艺术设计作为一种创造性的实践活动,其发展对于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物质生产方式,乃至人类社会上层建筑的形成与发展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时代呼唤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艺术设计,它应该是充满人文关怀和具有中国传统精神特质的,与西方冷漠的、机械的现代设计相区别的人文设计。我们提倡设计的精神价值,让生活在未来社会的人们在充分享受前人所创造的物质文明的同时,其人文维度也获得最大限度的拓展。
关键词:艺术设计物质科学人文

15世纪前后的欧洲,设计的含义大体上就被限定为艺术范围之内的草图设计,后来才逐渐泛化开来。到了近代社会,其甚至从自然科学领域被泛用到人文科学方面,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64年举办的国际设计讲习班中,给“设计”所下的定义,完全等同于工业设计。其实,设计的定义在社会发展的不同阶段,其内涵和外延均不尽相同。在汉语中,与设计较为接近的词语大概要算“经营”二字。张彦远在《历代名画录》中就声言:“至于经营位置,则画之总要。”在西方,艺术史之父瓦萨里也指出:“设计不过是人在理智上具有的,在心里所想象的,建立在理念上的那个概念的视觉表现和分类。”①到了近代,设计已经与自然科学融合为一体,成为工业社会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关于设计的起源有种种说法,但是总体上来讲,设计的过程离不开人类的物质实践活动,设计的欲望完全来源于人类的本能。作为万物之灵,人类不但要抵御自然的威胁,而且还要过艺术和道德的生活,所有这一切都必须要通过设计去完成,发现和创造有意义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秩序乃是人类自身生存的需要。现代的设计科学是由西蒙于1969年提出来的,但是人类的设计活动并非是现代社会的新生事物。人类社会的产生,在与外在世界相适应、相妥协的同时,也是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过程。在远古时代,原始的人类为了弥补自身进化过程中生理的不足而需要打造出具有特定使用功能的工具,在对石块敲击、打磨、钻孔的那一瞬间,设计也就随之自然而然地产生了。“敲击”与“打磨”并非是简单的“制作”,人类的造物活动是一个行动与观念、实用与美相统一的筹划与决策的活动,在为人类的生存世界提供有意义的物质形式的同时,也提供了相应的艺术知觉。人不同于动物,对食物和生产生活用具的获取不是维持生存的惟一需要,设计的目的是要创造出能够满足人们多种需要的、实用且富有艺术情节的产品。人们一方面在制造生产、生活用品,另一方面又在其上面加载艺术功能,使设计活动本身也变成了一种物质化的艺术活动。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漫长过程中,工业革命以前,自然科学领域的革命远远少于人文科学领域的革命,反映在艺术设计之中,设计的精神维度在某些发展阶段甚至超出了它的技术维度。生活在当今社会的人们,走进历史博物馆,用新奇的目光去触摸那一件件充满积垢的艺术设计作品。这些作品在漫长的发展阶段,其工艺制作水平可能并无“质”的飞跃,甚至有些物质性的使用功能已不可得知,但它永恒的艺术精神却长久地保留下来。古埃及的神秘、古希腊的人文气息、巴洛克的雄奇、罗可可的妩媚、中国商代青铜器的狞厉、明式家具的典雅,不同时代、不同地域的艺术设计作品以其超越于现实物质性的艺术精神和情感不断地涌入人们的心中,作为现存的“活证据”,写进了人类的文明史。
英国思想家、诗人拉斯金曾经说过:“一个民族有三本书,分别是他们的行为、文字和艺术,其中最真实可信的是艺术。”古人的行为可能已无据可查,而文字的产生也只有几千年的历史,且有的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死文字”,至今无法辨别其中的含义。艺术则不然,从一件艺术作品可以看出不同时代的社会发展水平及时代精神。换句话说:“艺术史的真实”可以映射出“真实的历史”,现代人文科学的发展为我们了解过去提供了除视觉之外更加科学合理的思考方式。在荣格的心理学论述中,提出了“集体无意识”的概念,他认为所有伟大的艺术都不是个人意识发展的产物,它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结果。集体无意识是一种由于某种潜在体验的普遍性而形成的人类悟性的基本模式或原型的贮存。以其观点来看,人类社会不同时期从事艺术活动的人及其设计作品,所反映的是其所处时代和生活群体的社会风貌和生活特征,是集体无意识为艺术家提供了原型和创作语言。艺术史的形成不是艺术家所提供的作品的简单组合,我们透过今日可见的遗留物品与图像,可以窥见其造型与图像背后所隐现的更为深刻的精神内涵。
千百年来,艺术通过形象化的思维方式和造型语言诉说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与绘画等纯艺术相比,设计更具有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西方美术史之父瓦萨里曾经说过:“设计是三项艺术的父亲……”人类在设计活动之初,更多的是出于实用功能方面的考虑,而艺术则可以被划归为“次要的功能”。里格尔也曾经说过:“人类的艺术从三维的立体走向三维的错觉是一个历史的进步。”可见早期的人类生活中,设计工具也好,雕塑制作也好,在一个生产力发展水平十分低下的发展时期,手工劳动处于生活中的主导作用是无可厚非的。劳动创造的不仅是可以触摸的物,也有人类社会非物质性的一面。随着物质上的逐渐丰富,精神上的满足也提上日程。在山顶洞人制造的石器之中,除了实用的、满足于生活需求的工具之外,还发现了许多打磨过的、纯粹用于装饰的骨器和饰品。可见,原始人类也是渴望艺术化生活的。更深的层次是,这些饰品表现出的是人类幻想型的“自然的人化”,当今社会有的学者认为这种幻想型的“自然的人化”现象就是人类社会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的最早雏形。可见,艺术设计的发展对于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物质生产方式,乃至人类社会上层建筑的形成与发展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