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醉眼看李白(之二)


□ 车延高

  月是他的诗魂
  
  孤月一轮,很圆,被夜空放大,真如白玉盘,就搁在月湖对岸。
  天天不一样的月亮,天天一样地要回西山,现在天上、水中有两个月亮,柳树知道水中那个月亮是假的,天上那个月亮是真的。柳树伸出了枝条的手臂,这是告别的姿势。它仿佛在说:不管愿不愿意,天上的月亮要走了,一个魂牵心系的时刻到了。
  月是李白的诗魂,我知道月要走,李白就不会留下。此去路长,行程漫漫,虽然惜缘,终要送客。我主动起身抱拳,与一代诗仙揖别,心里却依依不舍。毕竟是千载难逢的一晤,月湖之畔,花前月下,唐朝的目光和今天的目光相遇,一代诗仙与一个业余诗人促膝而谈。
  李白就是李白,浑然大器,气宇轩昂。他风摆阔袖,挥去不该有的凄楚,携几分阔别的豪气,谦谦揖首,款款一笑。眼神和眼神相抵时,无语有声,我见他眼中噙有两颗泪珠。他很珍惜,没让它落下来。毅然转身,踏一地月光而去。
  背影越来越小,水面上有他踏歌而去的路。我在阅读时间的长度,阅读“江悠悠,不回头”,“别时容易见时难”。终于,那轮月又成了灵魂的房子,他走进去,一首诗做了句号。
  期望和李白梦中相遇,把酒临风,对酒当歌,共论古今,一抒情怀,是我一直以来的奢望。但梦想成真,一切显现得如实情真景一般却是我不曾想到的。那场景就像是按他《月下独酌》一诗的描写去布置的:天高一轮月,花间一壶酒。李白从一滴酒香里走出来。一袭紫袍,峨冠博带,儒雅倜傥,右手端了满满一杯月光。我趋前相迎,酒杯一碰,响声映心,他先仰头,我也仰头,杯子空了,月光里伸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坐定,他一丝不苟地看着湖面。不是矜持,是若有所思。我也不语,透过时空错位给我洞开的一扇窗,看静夜用月光为我勾出的一帧人物剪影……是李白的声音打破了沉寂,不如我想象的那么润耳,没有播音员的那种磁性。他说:你发现没有?月亮也有凡心,住在天上,有时,会偷偷地去湖里约会。
  语音已经不重要,我感觉他在吟诗,应该记写下来,这是我和他相见的第一份备忘。也许是心有灵犀,大脑在短暂的排列组合之后,就有了以下这首诗:
  
  今夜,湖边,静影
  擅离唐朝的诗人误入一滴酒香
  醉,是对醒的背叛
  端坐在那里,听树叶揉碎一片风
  望一眼美人出浴的地方
  才发现
  月亮也有凡心
  住在天上,有时
  会偷偷地去湖里幽会
  李兄,幸亏咱们是诗友
  否则,也可能被时间误读
  流传一段
  说不清道不明的绯闻
  从李白凝视月亮的眼神,我确信月是李白的诗魂。只要月在,他就可以在诗的王国里“独自凭栏,无限江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Tags:李白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