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玩笑



  
  大寒的前一天,干事姜小牛接手了一件自他参加工作以来最肥的差事。这件差事必须在两天内办完,才能确保自己的盘算不会因耽搁了时间而泡汤,几乎一上午,姜小牛亢奋地调度着浑身每一块肌肉,动作一致地为着一个目的抽动着。由于过分的亢奋,他十个指头连同整个手掌颤抖得拿不住东西,脚掌子胀得撑破了鞋帮,两眼发花,浑身的肌肉都一直不停地“突突”直跳,嘴咧着一直不停地在嗓子里笑着,不时地,又犯了魔怔似的冷不丁“扑哧”笑出一声,让科室里其他的人猛地都吓了一大跳。
  其实姜小牛接手的这件肥差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负责制作迎接全国现场会的展板。为了争取这次全国现场会在本市召开,局里年初就开始做工作,争取到手,会期却拖了又拖,直到昨天才从上面搞到确切消息,过几天就要召开。为了在会议召开期间全面展示局里这几年的工作成果,局里筹划制作一系列的展板,并在几个月前就安排相关业务科室按照职责提供内容,交上后,由广告公司统一设计,可业务科室到现在还在拖拉。姜小牛只是一个干事,这事本来轮不着自己顶着头负责,可科长早上突然说要带着父亲到省城医院看病,恐怕两三天里回不来,就把这事安排给了姜小牛。姜小牛接到任务脑子里飞快地打了一遍算盘:管理科、征费科、法规科……几个业务科室共十多块展板,这一大笔费用怎么说自己也要提几个。以前,遇着这样的事姜小牛只有干的份,签字结账的事根本靠不上边。早上科长走得急,签字的事也没说。姜小牛算计着,只有在科长回来前把这展板制好,字签了,这肥差立马就兑换出钱了。于是,几乎一上午,姜小牛一个劲地催,一个劲地火,一个劲地跑……姜小牛是科里四个人当中唯一的编外人员,一直勤快着工作想调进来,可像今天这样叫明眼人一看就犯疑的一定带着某种意图的忙碌和自喜,还是叫一贯拖沓慵懒的同事们感到了很大的奇怪,浑身不舒服起来。
  姜小牛对同事脸上的不满一点儿也没有注意,仍旧一个劲儿地忙碌着,咧着嘴不停地在嗓子里呵呵着,由于过度的焦急,脾气时不时地也大了起来。“喂,喂,管理科吗?”姜小牛握着话筒,急得两条腿不停地直跳,“前几天布置的展板你们那一块设计好没有!”……“什么?没空?安排半年了你们都干什么啦?!告诉你们,今天必须交上来,领导指示明天必须制作出来!”……“什么?不管?!告诉你们!喂!喂!……”姜小牛叫着喊着,可对方根本不吃这一套“啪”地把电话扣了。姜小牛一撂话筒“蹬蹬”跑上去了。姜小牛急火着催了一遍回到科里,心里觉得轻松了不少,甩搭着手踱了几个圈,犯了魔怔似的“扑哧”又笑了一声。
  姜小牛的笑纹还没有消去,终于,有个人觉得很烦,烦得忍不住了。
  “你有病啊你。”一直看着报纸的大刘“砰”地一拍桌子,瞪着眼,吼了一声,“想笑出去笑去!”
  “我笑该你啥事?”一出口就这么横,这不是欺负人吗,姜小牛一冲动,脱口顶了一句,“笑不笑你也管着!”
  “咋啦!小鳖崽子,不叫你笑就是不叫笑,不信你敢再笑!”大刘油光锃亮的秃头上“突”地蹦起了一条筋,一下子暴跳起来,“砰”地又拍了一下桌子,手指头朝着姜小牛点着,瞪着眼,又吼了一声。姜小牛没想到大刘会发这么大的火气,脑袋“嗡”地一声,懵了,一股凉气咬着脊梁杆“嗖”地窜起来,浑身的底气一下子抽空了,哆嗦着嘴唇,声音也就软了下来:“我又没骂你,你发这么大的火干什么。”
  大刘所以发这么大的火,是因为对姜小牛一直有意见。以前,科室里的办公用品由大刘领发,大刘领取后管不严,还偷着往家里拿,科长就把领发办公用品的任务交待给了姜小牛。大刘跳起来拍着桌子又火了一句也坐下了,瞪着眼,仍朝着姜小牛不停地吼,“小鳖崽子!反了你了!你看把你得瑟的!”
  姜小牛怯懦着没敢再顶,心里“砰砰”地一个劲儿跳,低着头偷似的一连看了好几眼跟大刘对桌的张美丽。张美丽坐在位子上垂着一头长发像个女鬼,一甩头露出一张惨白的脸,眼咕噜地转了一下;头一甩,又把脸遮死了。大刘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好像更得理了,就又吼:“那些业务科室是你训的?掉下根毛也能压死你!得了指示就当令箭,这个破政工科简直叫你搅得没法呆了!就这干法还想调进来!?”
  局里除了政工科、财务科、行政科和办公室人员常年蹲家,业务科室的人员几乎天天下乡。政工科不实惠归不实惠,可大刘领发办公用品的时候管不严,好赖还能揪下根毛。姜小牛根据科长的意见,消耗一件发一件,连根毛的油水也捞不着了。大刘和张美丽整天比较着业务科室算自己吃了亏的账,越算这亏吃得就越大,骂咧咧地,你看人家业务科室,年啊节啊的有人挤破了门送礼不说,还天天下乡吃香的喝辣的;说是单位食堂中午供餐,可每次要交一块钱,一年下来少说也得二百多块。没有人送礼、吃不到香的喝不到辣的不说,光这一年二百多块赔上就上大火了,简直倒霉透了!两个人像患上了严重的钱物饥渴症,性格也有些变态了。张美丽娇滴滴地最能叽歪,“哎呀,我的圆珠笔芯里油怎么短了这么一大截,谁给我使啦?”说着,竖起来拿着尺子好一个量。其实,圆珠笔一直锁在张美丽的抽屉里。
分享:
 
更多关于“玩笑”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