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马


□ 莫·哈斯巴干(蒙古族) 马 英(蒙古族)译

  作者简介
   莫·哈斯巴干,蒙古族,1950年生于内蒙古伊克昭盟(今鄂尔多斯市),著有《扎萨克盆地》等5部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多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文联蒙刊副主编。
  
  后梁是郁郁葱葱的野生榆树林,南面是参差不齐的悬崖峭壁,在这座虽矮小但是从老远就能望得见的山顶上站立着一匹马。它就是被人们传说得神乎其神的那匹野马。确切地说,眼前的这匹野马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野,现在,它更像一匹普普通通的蒙古马。
  相传,在一个祥云升腾、紫气东来的好日子,有一匹与众不同的神奇骒马在清澈如镜的湖畔生下了一匹如意神驹。在它降生的时候,阳光正好照在落地的马驹上,所以它吸收了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奔跑起来追风赶月惊涛骇浪,就连天上的鸟也不及它的速度。这匹桀骜不驯的生个子马,背上从没叫人放过鞍子,就连摸一下都不能。现在,它就是我们所叙述的故事主角。人们对这匹野马的议论,很有些传奇色彩。有人说他亲眼看见那匹野马从山顶上一跃而下时,扬起的尾鬃发出了青色的火焰。
  野马此刻竖起削竹般的一对耳朵,用游僧钵碗大小的蹄子敲击着石粒遍布的山头土包,以藐视一切的傲慢神情俯视着大地。野马和普通马匹的一大区别是,它已经忘记了嘶鸣。此刻,天地间的万物尽收在它的视野里,只想着今天要征服谁?
  那里有一条弯弯曲曲地亲吻着碧绿草地的小河。小河边出现了一群马,有一匹儿马带队。
  “就是它啦!”野马主意一定,便毫不迟疑地冲向那群马。它根本不想那匹儿马(公马)为保护母马群会如何跟它狠斗,事实上野马不想这些已经有好多年了。
  突然受到攻击的马群惊得炸了群,那匹儿马好久才反应过来,当它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后,突然暴怒地甩动着尾巴迎了上来。野马压根儿就没把它放在眼里,等到对方冲到跟前时,一口咬住其髻甲使劲一拽,那匹儿马站立不稳,险些跌倒;第一回合失利的儿马并没有气馁,因为它要拼命保护自己的骒马群,怒目一瞪又冲了过来……这时候野马开始真的生气了,它矫捷地闪到一边,朝着儿马下身咬了下去,一口就把睾丸给咬了下来。受了伤的儿马带着终生的屈辱和痛苦流着血逃开了。野马这样下狠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它曾经多次成功地咬碎了对手的睾丸,心安理得地占有那一群群年轻而俏丽的母马。
  几天以后,又有人看见那匹野马站在另一处山头上,故伎重演,攻击了另一群马,轻而易举地占有了骒马群。
  …………
  突然出现的这匹野马,在阿扎尔草原上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这么个怪物,我家枣骝儿马的阳物叫给收拾干净了!我活了四十岁,没见过这种狗一样乱咬的马;连根咬断了呀!”一个叫古吉尔查勒玛的牧马人说道。
  那个名叫希力扎的牧马人火气更大:“那算什么!那畜生在我的血红儿马脊梁上咬了两口,把皮都啃掉了,还把漂亮的长尾巴咬成光秃秸秆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