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江湖梦


□ 王海莹

  关于成长的记忆,我惊奇地发现都是一片灿烂的金色。那必然是天碧,草绿,花香,人艳。尽管在北方,冬季总是那么的漫长,那种挥之不散的寒冷总在身边缠绕。因此我不大喜欢冬季,尽管它和居住北方的人来说是那么的密切。在我的记忆里很少有冬季的影子,实在是从心里就想把冬季忘掉。当女儿的书本上已经咏诵出“草长莺飞二月天”,可是我的二月,依旧是寒冷彻骨,怎么也想象不出“莺飞”的二月,会是个什么样的季节。

  想起以往总是有一种迷茫的美,淡淡的光,淡淡的影,还有淡淡的我。“谁把苏杭曲子欧,荷花十里桂三秋”。这是梁羽生的作品《萍踪侠影》里张丹枫所念的诗句。刚刚读初一的我,迷上了武打小说。满心里都是侠胆柔情,仗剑江湖。我的手上除了金庸就是梁羽生。多少次在课堂上悄悄地把武打小说藏在课本的后面。趁老师不注意就瞅上两行,尽管一切在我看来是那么隐秘,可还是会被老师发现,他会突然叫我回答问题。我经常是答非所问,尴尬而羞愧。心里下了一千次的决心以后不再这么做,但是书包里总是会有那么一本武打小说,而舍不得放弃。尽管那时候周围的女生都在如痴如醉地看着琼瑶而泪雨滂沱,而我的心里却充满了鄙夷,那种戚戚哀哀的柔情是我的不屑,因此至今一本也不曾读过。

  芳和丽是我“志同道合”的好友,她们和我一样看不起读琼瑶的女生。芳英语好,丽数学好,我呢,语文好,但是这不妨碍我们三人一起谈论武功。芳甚至还到市场的书摊买过一本拳谱。名字记不清了,但是武打小说里写的武功招式,我们都在拳谱找到了,并看到了详细的图解。什么“白鹤亮翅”、“青龙出水”我们对照着居然也曾比划得有模有样。我们很兴奋以为这样就可以练到绝世武功。我们多么希望,也可以如杨过一样,用一根树枝就可以在河沼上飘过;可以和小龙女一样,睡在一根孤独的绳子之上。

  秋日里金灿灿的阳光照在操场上,天空碧蓝碧蓝,没有一丝云彩。微风吹来,校园里的白杨树沙沙作响,阳光均匀地照在我和同学们的身上。校园的广播里正在播放第七套广播体操,所有的学生都在做着相同的动作,而我的心却倍感疼痛。“金蛇郎君”怎么就死了呢?当别人发现他的尸体,他已经成为一具骷髅。这是金庸的小说《碧血剑》里的人物,记得主人公是袁承志。可是关于袁承志的故事我已经记不清了,唯独“金蛇郎君”留在了我的心里,连着那日的秋阳和爽澈的天空,那天,那心情,我想,永远都不会忘记。

  芳的闺房成了我们“切磋”武功的地方。芳长得很瘦,肤色白,细高挑的个子,鼻子上架副眼镜,看起来文文弱弱。她经常挥着粉白的拳头和我们较量。但这一切又是秘密的,她的家人一从门前路过,我们就马上坐下来,好像什么也没发生。那时窗子上总是折射出醉人的光晕,淡黄的光,斜射在炕上。空气里纷飞的细小的尘埃都在跳跃,我们在一片霞光里沉醉,觉得时光是如此美妙。夏日的凉风从纱窗吹过,使我们在门关闭得很严实的情况下,获得了丝丝凉意。我们细细思考什么是“吹气如兰”,什么是“肤如凝脂”,还有令人向往的“冰雪聪明”,相互看看都觉得不似书里描写的那般美妙。自叹资质如此之差。芳家的院子里有棵沙果树,有时我们会来到院子里,爬上树摘沙果,一边吃一边向往着“江湖”,可是江湖在哪里,哪里又是“江湖”,一遍遍幻想着侠女一样的生活。自以为当了侠客,除了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便是好酒好肉伸手即来。记忆颇深的是大侠们随手就可以从囊中取出金豆子,用来花销。(从不知道大侠的金豆是从哪里得来,好像怀里总有着用不完的金豆子。后来我终于在古龙的《欢乐英雄》里,看到了时常因为没有银子而挨饿的大侠。)那二斤牛肉,两碗好酒,令我们神往。芳曾偷偷地打开他爸爸的酒瓶,让我们轮番品尝。怀着一腔美好的愿望,瞬间就被又麻又辣的滋味所淹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